●草根书室“1936·鲁迅与木刻”展 木刻版画曾是文化武器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联合早报)

除了文学,鲁迅对中国现代艺术也有重要贡献。他钟爱木刻版画,1930年以后推广的新兴木刻运动,不只带动了中国艺术的发展,也间接影响新加坡的版画艺术。

草根书室本月举办“1936·鲁迅与木刻”展,将鲁迅曾推广的木刻版画翻印出来,搭配文字展示。

“在病中,鲁迅先生不看报,不看书,只是安静地躺着。但有一张小画是鲁迅先生放在床边上不断看着的。那张画,鲁迅先生未生病时,和许多画一道拿给大家看过的,小得和纸烟包里抽出来的那画片差不多。那上边画着一个穿大长裙子飞着头发的女人在大风里边跑,在她旁边的地面上还有小小的红玫瑰花的花朵。”

这是中国作家萧红在《回忆鲁迅先生》中描述的一个场景。

草根书室本月举办“1936·鲁迅与木刻”展,将鲁迅曾推广的木刻版画翻印出来,搭配节选文字展示。书室东主之一林仁余说,此展灵感源自于一本在1936年出版的《苏联版画集》。该书在1936年7月出版,鲁迅在同年10月过世。草根因此决定举办展览,纪念该书出版和鲁迅逝世80周年。

革命时代鲁迅对木刻版画寄予厚望

谈到鲁迅,大部分人会联想到他的文学著作如《狂人日记》《阿Q正传》《朝花夕拾》《野草》等等。但其实,鲁迅对中国现代艺术也有重要贡献。他钟爱木刻版画,1930年以后推广的新兴木刻运动,不只带动了中国艺术的发展,也间接影响新加坡的版画艺术。

虽然中国早已有版画的传统,但其始终被视为技术而非艺术,故也未登大雅之堂,直到1930年代才因鲁迅改变了命运。

当时中国经历了辛亥革命,许多西方艺术、科学和哲学思想传入中国并广为知识分子接受。不少作家和艺术家不再对政治冷感,决意要改变国家现状。

研究这段历史的本地文化奖得主庄心珍在1979年撰写的论文《中国现代木刻》中指出,动荡的局势使这群知识分子认为,现代艺术运动的价值取决于它能为中国未来政治带来什么影响。换言之,艺术作品必须关心政治与社会环境,而且须与人民及他们的希望密切相关。

然而在1930年代,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草根书室“1936·鲁迅与木刻”展 木刻版画曾是文化武器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