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凤凰网)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动漫美学双年展——奇想阁”展览海报

世界“第九艺术”是漫画还是游戏,业界始终说法不一。但无论花落谁家,“第九艺术”显然是“二次元”的天下。

“二次元”是指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等构成的虚拟世界,最初由日本引入。宅文化、腐文化、颜文字、视频“弹幕”文化等属于二次元。随着VR(虚拟实境)、互动影像等技术革新,二次元的分类正不断拓宽。有报告显示,国内二次元用户在2014年时已达4984万人,95%以上是90后和00后,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1亿人;预计今年核心用户数量达7008万人,泛二次元用户达2亿,将有8028万人为“二次元”买单。

二次元成年轻人的主流文化。美术馆也向它打开大门。

4月,“丁丁,伴你同行”和“美少女战士”(下称美战)特展分别登陆苏州与东京。8位藏家的700多件藏品,从漫画、手稿、邮票、雕塑、影像等不同方面还原了众人心中穿蓝毛衣、黄马裤的金发少年;“美战”特展则将森美术馆打造成梦幻空间,武内直子的漫画手稿、刊登《美战》封面的漫画杂志、女主月野兔的变身手杖等都让女性观众重燃“少女心”。除此之外,卢浮宫的世界巡回展“LOUVRE No.9”(漫画、第九艺术)将于今年7月接替“美战”,卢浮宫自2005年每年邀请一位漫画家为其定制作品并出纪念版单行本。“LOUVRE No.9”将呈现16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11位已和卢浮宫合作的国际艺术家。

动漫逐渐被美术馆接纳,在动漫和二次元文化影响下,当代艺术语境下的“动漫美学”也在扩大创作边界。“动漫美学”由陆蓉之提出,指受到动漫文化影响后所产生的审美倾向和品味。从挪用、重塑已有的动漫

韩国艺术家Park Junghyun的最新装置

上海和银川,“动漫美学”的两地样本

踏进上海当代艺术馆的那一刻,资深漫迷可能就“懵”了。近百条柠檬黄色缎带被绷直地悬在半空,它们被分成几片区域,相互交错,与墙面形成锐角,最高离地两米有余,最低不过1米。要看下一件作品,观众必须俯身穿越。“这和动漫有何关系?”预览当日,一位记者低声和身边人讨论。

在公众眼中,“动漫”通常指动画和漫画。相关概念包括电视动画(TV版)、剧场版(电影版)、网络动画、同人(二次创作)、Cosplay、声优、新番、周边等。这场展览的13位来艺术家以绘画、动画、空间绘画、装置等不同方式不断挑战“动漫”边野。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Kim Inbai的作品与动漫无直接联系,艺术家试图引导观众尝试不同的观看方式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奶粉Zhou将空间打造成录音房

香港艺术家何倩彤罗列了连环凶案的时间、地点和参与人员。她有意将部分信息涂黑,并改造了凶案最后一日在港上映的电影海报。韩国艺术家Kim Inbai带来两个等大的圆环,它们一前一后,平行悬挂在狭长的空间,每当观众变换观看角度,两者形状和对应关系也会转变。波兰艺术团体Pussykrew利用VR眼镜,上演一幕幕令人晕眩、急速飞驰的虚拟场景。中国艺术家奶粉Zhou把展厅打造成录音房,室内展墙上贴满了他创作的涂鸦式绘画,室外则添置一架旧式游戏机……

“‘动漫’在国内已有明确的指代,容易让人产生思维定势。其实,它是现实和虚拟的中间地带。”上海当代艺术馆策展人王慰慰说,“在选择作品上,我并不强调传统概念里的动漫符号,而是突出视觉张力,并给观众带来互动体验,激发他们的好奇心。”

与王慰慰不同的是,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谢素贞在策划“非常上瘾——日常生活美学的再延伸”时,有意挑选“大众接受度最高的漫画形象”,以展示绘画和雕塑为主。奈良美智的“斜眼少女”、李东起的“阿童木”、金准植以李小龙为原型创作的《红梅,自拍上瘾》等为人熟知作品均在展出之列。“这是银川当代美术馆第一次举办动漫美学的展览,它对本地观众来说是个初步的普及过程。我想用相对通俗的方式,给银川观众一把了解艺术的钥匙。” 谢素贞说。

上海和银川,带来两个动漫美学的城市样本,同时显示着新锐与资深艺术家的两股力量。

新锐与资深,“动漫美学”的两股力量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叶凌瀚《蔓延》(局部)

壁画专业的叶凌瀚称自己“很久没做壁画了”。他的作品《蔓延》高达两层,是“奇想阁”中最大的一件作品。古老的部落纹身、水手纹身和日本黑帮纹身等一系列的图示统一喷绘在黑色平面中,纹身的亚文化和流行文化在此“蔓延”。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叶凌瀚《事物的进行时》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叶凌瀚出生于1985年,200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大学期间,因看过大量实验影像,他开始尝试实验动画,并持续至今。叶凌瀚的创作途径包括实景拍摄、3D建模、逐帧手绘等。对他而言,动画是“记录时间流逝”的载体,是他观察事物的真实经验:他曾在工作室拍摄了火球、自行车轮、切割机、昆虫等十个日常物件的运动情景,并将其剪辑成《事物的进行时》;也曾将3D建模而成的克莱斯勒大厦放大5米高,一分钟换景一次,让人捕捉每一寸缓慢的转动带来的光影变化;在《黄金、圆、老虎》里,他用金色的丙烯颜料逐帧手绘,达到焦躁、挣扎的高速颤动过程。

无论是视觉传达还是创作意图,叶凌翰都绕过传统动漫美学的范畴。长期制作动画的他并非“二次元”人。他说:“‘动漫美学’在字面上可能限制影像作品的范围,说‘图像美学’可能更好。”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艺术家刘毅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刘毅《混沌记》上海当代艺术馆展览现场

1990年出生的刘毅自2012年开始尝试水墨动画,先后完成《天演论》、《混沌记》、《渡口》、《身寄虚空》等作品。刘毅喜欢中国传统水墨动画,尤爱《铁扇公主》。她通常以逐帧绘画完成作品,几分钟的动画常常要画5000幅左右,因此常常“一闭关就半年”。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刘毅《渡口》双屏影像装置4分30秒2015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刘毅《一只乌鸦叫了一整天》旅行记录实验影像动画20分钟2016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和叶凌瀚相似的是,刘毅的创作初衷也与“动漫”无关。“我想在动画作品里完成两件事,如何‘动’得好,以及作品怎么和空间关联起来。”在“奇想阁”中,刘毅将作品《混沌记》悬至半空,视频周围绕了一圈绘画作品,在风扇的作用下,薄薄画面的像水波一般地飘动。王慰慰至今记得第一次看到刘毅作品《身寄虚空》的感受:“她的作品不仅动得巧妙,还不断挑战观看方式。”在《身寄虚空》中,刘毅在墙面上安置类似风扇的装置,架在墙上的IPAD因此迅速转动,和影像中滚动着的

陈怡洁《超能救世主超人》水晶裱褙数位绘图182x120cm 版数3 2005年图片由香港汉雅轩提供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陈怡洁《圈圈岛》2014年第五届福冈三年展现场图片由香港汉雅轩提供

相较几位并不想被“动漫”局限的新锐艺术家,台湾艺术家陈怡洁在过去十年始终“拥抱”动漫美学,从绘画到装置不断深入探索。陈怡洁历时十年的《函数色彩》最早始于读研时期。当时,她收集了300只毛绒玩具,并将部分玩具在塑料袋内真空压缩。那些变形了的玩具只剩下一片片难辨的色块,这让她产生创作灵感。起初,她抽取小熊维尼、跳跳虎等角色的色彩,完成相对理性的矩形色块。之后,她以同心圆代替矩形,读取蝙蝠侠、蜘蛛侠、超人等漫画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陈怡洁《圈圈岛》2016 数位绘图图片由银川当代美术馆提供

在此次“非常上瘾”展中,陈怡洁在玻璃门上呈现《圈圈岛》。画面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同心圆组合成一个虚拟社区,她的作品从指代单一角色上升至群体描象。事实上,自2013年起,陈怡洁开始用快速旋转的画板画同心圆,试图透过机器的运动,表现抽象绘画的过程。

“台湾有很多一直在动漫领域探索的艺术家,因为台湾政府支持文创、台湾每所高校也认可动漫。这点在大陆比较难实现,首先大陆地区以艺术市场为价值目标,大学教育上没有引入艺术社会学的课程,艺术家不愿被局限在动漫上,动漫美学也没有真正得到学术认可。”谢素贞说。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奈良美智作品现场展出图图片由银川当代美术馆提供

二次元时代“动漫美学”会成主流艺术吗?

“动漫美学”的艺术普及度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目前,日本是“动漫美学”艺术大国。据日本三菱研究所的调查,日本有87%的人喜欢漫画、有84%的人拥有与漫画

韩国艺术家李东起《阿童木老鼠热气球》170×250 cm布面丙烯图片由银川当代美术馆提供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李东起《粉红豹》200×222 cm 布面丙烯图片由银川当代美术馆提供

相对的,韩国艺术家在审美上更“倾美”。漫威系列人物形象、芭比娃娃、迪士尼卡通形象成为部分韩国艺术家经常挪用的对象。比如Youngil WEE的曾在《难忘电讯》中引入飞檐走壁的蜘蛛侠、Soyoun JEONG将芭比和米奇放在《天空》的角落、Hosung KIM将迪士尼的5位公主带入一个虚构舞台。

对比日韩,中国“二次元”市场也在逐年走高。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年底,中国动漫业产值突破1000亿元,较2013年的870.85亿元,增长率超过15%。去年,国产动漫电影《大圣归来》创造了9.56亿元的票房纪录,超过同期放映的《超能陆战队》与《哆啦A梦》,为国产动画强劲助力。

国内二次元文化不断引资本注入:光线传媒在其投资的13家动漫公司基础上组建“彩条屋”动漫集团,并将推出22部动画电影;腾讯动漫投入3亿元,成立“聚星基金”,鼓励动漫原创。去年,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集体试水“二次元”,阿里和腾讯分别以5千万美金和2亿元入股视“二次元人”聚集地A站(AcFun)和B站(Bilibili),百度则在旗下视频网站爱奇艺中设立动漫创投事业部。今年1月14日,A站宣布继续获得软银中国领投的6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二次元”文化的强势侵入,是否会将国内“动漫美学”艺术带入主流地带?

谢素贞作以回应:“动漫美学是容易让人走进的艺术。但目前,中国大陆高校还未重视动漫教育,这是动漫美学始终游离于主流学术之外的原因。动漫美学要发展稳健,大家都必须放轻松。"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当代艺术遇上“二次元” 动漫美学的新视野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