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卓克网)

   广东崇正2016年春季拍卖会将设置11个专场,分别为:“九藤书屋藏明清书画”、“国光·中国书画”、“岭南双擘·关山月、黎雄才书画精品”、“大匠门外·李立藏珍”、“翰墨文心·报人书房雅藏”、“善哉扇缘·书画崇正2016春季拍卖会
预展:6月10-11日
拍卖:6月12-13日
地点:广州市东方宾馆会展中心

亮点一:九藤书屋藏明清书画

   “九藤书屋”乃前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的书斋名,其藏品曾于2015年春秋两季登场广东崇正,成就了两场业界瞩目的“拍场神话”。今年春拍,“九藤书屋”藏品第三度登场崇正拍场。
   此次“九藤书屋”近100件藏品为清一色的明清古代书画。包括:经历代名家精鉴且著述累累西汉莱子侯石刻初拓本,堪称旷世剧迹的白阳山人陈淳书古诗长卷,明清两代重要书画家文征明、王宠、钱谦益、王铎、破山和尚、萧云从、傅山、杨嘉祚、郑簠、丁敬、邓石如、虚谷等的精品,“扬州八怪”金农、高凤翰、李方膺、边寿民、郑板桥、高翔等之佳作等。
   关于这批藏品和它们曾经的主人,都有着颇为传奇的故事:谷牧幼时受到七年严格私塾教育,晨起诵读四书五经,下午悬腕习练书法,从此,读书、习字、练画成为他一生的爱好。在北平左联任组织委员、书记后,除组办《泡沫》《浪花》《今日文学》等革命刊物外,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并到北大旁听,厚实自己的文化底蕴,还向北平各报刊投稿中篇连载。后受鲁迅、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陈道复(1483-1544) 书古诗手卷
手卷 水墨纸本
嘉靖壬寅(1542)年作
引首28×92 cm
画心27.3×354.3 cm
后跋27.8×55 cm
RMB: 12,000,000-25,000,000
题识:余生平更无能事,惟于书卷不忍弃去。而渐滨老,目力甚衰,难于检阅,不免自作大字,以备间边歌咏为佐酒之具云。嘉靖壬寅仲春望日,道复。
钤印:复父氏、白阳山人、陈氏道复
说明:附木盒。
木盒签条:白阳山人书古诗。钤印:刘曼生印
手卷签条:白阳山人书古诗十九首,大风堂供养。
引首:白阳山人书古诗,大千居士题。
藏印:曼生鉴藏书画
后跋:张雨善书,其为云林题画者尤佳。张书倪画可称双璧。白阳与云林俱以简远绝俗而善书,略似张雨。白阳殆力求兼张倪之所长,而三人气韵各有不同。今合而为一璧。盐入水中,视之不见,尝之味永。此中三昧,非体味毕生焉能悟其理哉。兹卷乃白阳得意笔,壬戌夏仲,牧公托南生同志携示南湖水榭,展玩数日,因抒所见题识归之。刘海粟年方八七。钤印:刘海粟印、静远堂
释文: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良无盘石固,虚名复何益?
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与君为新婚,菟丝附女萝。菟丝生有时,夫妇会有宜。千里远结婚,悠悠隔山陂。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君亮执高节,贱妾亦何为?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送,贤圣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亲。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亮无晨风翼,焉能凌风飞?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睎。徙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洛中何郁郁,冠带自相索。长衢罗夹巷,王侯多第宅。两宫遥相望,双阙百馀尺。极宴娱心意,戚戚何所迫?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贫贱,轗轲长苦辛。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相去万余里,故人心尚尔!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着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按:陈道复此卷为其逝前两年之作。据自述云:“余生平更无能事,惟于书卷不忍弃去。而渐滨老,目力甚衰,难于检阅,不免自作大字,以备间边歌咏为佐酒之具云。”可知此卷为晚年抄诗之作,信笔所为,不斤斤于原诗,全卷笔势迅疾潇洒,墨气淋漓错落,放逸而不粗疏,简率而又清雅,是其平生壮观,不可多得。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王 宠(1494-1533) 自书诗卷
手卷 水墨纸本
引首21×88 cm
画心20×218 cm
跋一20×76 cm
跋二21.5×85.5 cm
RMB: 3,000,000-5,000,000

签条:雅宜山人王宠诗卷。曼生题。钤印:曼生
引首:明贤王宠诗卷,廿八年夏为思若兄题端,邠翁。钤印:杨庶堪印
题识:一、寓兴隆精舍。夸士崇朝阙,静者依山樊。荣寂各战胜,流止非同源。夙怀蕴贞趣,林卧探化元。薄游储胥观,假息栴檀园。清阴币夏屋,幽响激棂轩。闲阶独鸟下,净院疏花翻。玄津为觧暍,碧篠可辞烦。朝餐云霞色,夕讽楞伽言。焚香振宝铎,作礼扬华幡。道存岂累物,神远自道喧。寄语中林子,赏心谁与谖。
二、郊游与诸公作:洛中曲水宴,西京玄灞游。由来盛簪黻,兰藻丽皇州。紫掖鸣珂散,青郊结伴投。三三骈玉勒,两两方华辀。地拟河阳谷,池穿太液流。金张云母幰,许史凤凰楼。细柳全遮埒,新荷欲碍舟。厌逐丰貂饮,还从卓锡游。云峰犹辨夏,铃语似鸣秋。梵乐红楼奏,天香绀殿浮。宾疑驭风至,思以采珠求。名理山阳胜,谈天稷下遒。所嗟江海客,踯躅且淹留。
三、海印寺阁眺:茫茫平陆野,镇以医无闾。东临指乐浪,西亘接昭余。冀土昔糜沸,兵戎屡纷挐。三后宝玉徙,千载河山虚。天旋晷纬应,地拱海岳舒。万轨肃王会。百雉壮宸居。苍龙翔玉阙,玄武伏金渠。绛气薄浮景,青氛销故墟。祥飚协律奏,卿云太史书。飞游已廖廓,周览亦威纡。我行娣神寓,兼得陵浮屠。且穷上国胜,归荷南山锄。
四、西苑诗:翠凤翔文囿,黄龙戏禹舟。乘云畅皇览,御气警宸游。上圣岂蓄轸,玄功惟委裘。青霞冠玉峤,碧海溢金沟。东出祈年馆,西望五城楼。虹梁像汉徙,芝盖俨星浮。帝女呈机石,天童竖采斿。神鱼五色现,琪树万年稠。竹殿回鸾驻,椒庭降辇留。圜形图贝宇,方折写瑶流。望幸倾三岛,时巡耸十洲。流觞洛水日,张乐洞庭秋。不及天池雁,年年奉藻旒。
五、赠何太华纳言许少华太仆:二华表秦望,仙掌扼河津。下属带崤阻,上干薄金旻。已奠黄帝鼎,亦栖玉女盆。发祉笃皇辅,孕灵开异人。何子如虬龙,矫矫孰与驯。时来吐风云,意若无昆仑。许子瑞世珍,玉辔金麒麟。摛藻丽春葩,抗节属秋筠。弹冠际景运,珥笔服王臣。即事事齐轨,为德德并邻。婉娈承明闼,容与皇王坟。晨风翔北阜,感物恋所。牵阮取累,千里不及尘。惭无握中璧,何以遗嘉宾。钤印:王、宠
六、古意:轩腾斗鸡客,妖丽卖珠儿。琱弓玉贝剑,绿帻绣文綦。昨戏千金塸,今游雁鹜陂。蹀躞桃花马,争辔溢中馗。半醉上河梁,紫燕若惊飞。西望甘泉宫,落日映罘罳。青云连甲第,熊虎画门楣。少妇理鸣瑟,哀响沸重帷。欢乐未渠央,伏槛临曲池。却笑卫霍贵,论功沙漠垂。
七、又:幽并游侠子,本自重横行。被蒙龙颜顾,知深觉命轻。居庸一以眺,千里黄云生。朝授龙骧玺,夜捣休屠营。星飞湛庐剑,风怒招摇旌。鸟翼舒还卷,鱼丽纵復横。叱咤阴山动,崩奔瀚海惊。一矢天狼灭,再矢旄头倾。铭功金作字,奏凯马垂缨。意气中朝羡,宾从一时盈。子云殊未达,方俟太玄成。
八、又:主父朝上书,夕召甘泉宫。公孙弃东海,欻起如旋蓬。王猛三秦豪,卖畚洛城东。马周起徒步,骧首虬鬚公。达人贵慿化,一蛇而一龙。琭琭不如玉,落落非石同。老氏得其真,善应入无穷。长啸出鼎门,高步蹑华嵩。倘遇王子乔,携手入云中。
赠邝吏部子京:妫后握玑玉,夔龙集天阶。黄轩受鱼图,吹律鳯皇来。风云迺玄感,天人由化裁。邝子穆以夷,熙若春登台。璀璨中亦涵,琭琭皆琼瑰。扬辉及当年,明两烛天开。出入平津邸,云冠切崔嵬。洗沐晏郊园,兰径罗苍苔。澄陂既难滓,惠风亦遗埃。蹇余困徵禽,无用充海淮。将随桂水远,安罄平生怀。
九、赠张山人子言:梅生隐吴市,班子遁西京。闭关抱霞想,解梏恣天行。龙潜即人境,道存岂华名。之子岩壑秀,浪迹长安城。作赋拟左思,慢世类长卿。云装时独往,烟驾屡遐征。华山看对弈,缑岭听吹笙。握髓挹飞溜,餐露屑琼英。高藻激文澜,素风飘萝缨。诗歌泌水乐,爻值幽人贞。杂珮欲有问,七襄愧无成。
十、酬别许太仆东侯:尝闻道士说,夙藜餐霞侣。终朝采芝秀,不盈筐与筥。窥洞企丹径,披云迟灵圉。惝二十年,婆娑未轻举。跼尔婴世羁,㳂牒骛千里。瑶光正紫甸,神宝烛兰畤。峨峨通天台,粲粲当涂子。蓬首厕玄缨,鹑衣簉珠履。麋性良已惊,云情独何取。朗然觏世哲,祕宝瑑璜。大隐铜龙门,冥心紫霄羽。爵爵名教崇,道由虚无主。拂轸忻调同,披颜觉尘洗。余往谐山林,子留限旌棨。别促魂周章,途乖思迢递。何以喻悲怀,荼苦犹如荠。
十一、出京献家兄履约:首夏谒承明,季月旋旧疆。晨发警徒御,衔怨登河梁。引领望宫阙,中天丽瑶光。群龙俨齐辔,骖驾北斗旁。小住愚在野,大来贤者昌。明明握玄鉴,物理固其常。念与亲爱辞,痛结廻中肠。奈何同巢鸟,不得双翱翔。羽翼既差池,倦波东路长。别时思郁纡,别后魂飞扬。浊河激湍险,日夜流汤汤。终风暴且曀,临川念垂堂。逝者日以远,止者日以望。迢迩千里馀,河山两茫茫。倘若谐素心,岁晚南山阳。归当拥吾锄,为树杞与桑。
十二、登焦山作:农山兴孔志,疆台诫荆游。凭高易以忾,乐胜令人忧。挂席沂湍险,振衣陟浮丘。威纡隐百叠,澍湃经四周。江形绕成带,海气为楼。天吴几下舞,若木窗中抽。遥穷岛夷界,近览东南陬。荑英冒芳甸,春色霭神州。凯风啸晨鹄,青阳喧渚鸥。云类鱼鳞集,潮湧桃花流。隐沦既已逝,偓佺亦空求。悢悢千古心,忽忽百岁遒。愿垂任公钓,聊谢张衡愁。
十三、临淄行:虚危下流精,莱沂迺东峙。乐谢爽鸠墟,勋崇太公履。山河控十二,海岱错表里。亡人忽龙翔,累囚遂鹊起。名垂天壤俱,世往陵谷从。谈馀邹衍风,节慕鲁连耻。市藏陶朱侠,路曜魂姜子。喧填斗鸡道,舄奕鸣钟里。雄豪八方凑,声利三川儗。宝瑟发东讴,流黄织文绮。大泽饶萑蒲,浊河足鳣鲔。欲歌泱泱风,请自临淄始。七月一日道中作。
钤印:王、宠
藏印:思进斋、天禄阁、某景书屋、云间韩氏图书、丹徒陈长吉字石逸印、韩熙宝藏、石逸秘藏、价藩青箱长物、曾经彭泽欧阳润生收藏、刘曼生印、邠州经眼、学恽堂、丹徒陈长吉字石逸印、新安程雪坪氏鉴赏图书、天禄阁、价藩宝此过于明珠骏马、彭泽欧阳润生鉴藏书画之章、韩绳夫印、价藩、枢、思若之印、刘迁印、伯年、云松珍赏、明袁枢鉴赏书画之章、司徒大印、刘曼生收藏、袁枢、思若、破禅室主人
题者简介:杨庶堪 (1881-1942),名先达,字品璋,后改沧白,别号邠斋。在民国早期出任广东省长等职。
藏家简介:陈长吉(清),号石逸,江苏丹徒人。著名鉴藏家。
韩绳夫(1916-?),一名熙, 字价藩, 亦作介藩,号致轩。松江人。“读有用书斋”韩应陛后人,韩德均之子,少承祖业,倾力守护家藏书画,与沪上同好往来密切。云间韩氏收藏图籍及古器物甚富,自韩应陛以后,一传至韩载阳,再传至韩德均,三传至韩绳夫,历经四代。
袁枢 (1600-1645),明朝书画家、收藏鉴赏家、诗人,河南睢州(今河南睢县)人。字伯应,号环中。官至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大梁兵巡道,崇祯末于其父故袁尚书府第开府治事,乡党以为荣。袁枢藏品巨富,为董其昌、王铎等名家所推重,尤以收藏荆、关、董、巨真迹为最。
吴湖帆(1894—1968),江苏苏州人。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建国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画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收藏宏富,善鉴别、填词。
欧阳润生(1807-?),即欧阳兆熊,湖南湘潭人。晚清重臣、湘军统帅曾国藩幕僚,也是另一名湘军首领左宗棠的密友。著名清代史料笔记丛刊《水窗春呓》的作者。
刘伯年(1903-1990), 四川重庆人。单名刘迁,字思若,晚署伯俨、道元。斋堂为明远楼、半阁、今是楼。王个簃学生。生性聪颖,苦学钻研,深谙吴昌硕镕诗书画印于一炉之艺术妙谛,为缶翁之知名再传弟子。治印固能精察缶翁精诣,而于先秦古玺、汉晋古印及明清名家印,亦多所涉猎。善画,与张大千有同乡之谊,过从中喜取法其工笔重彩,远绍宋元,工意相兼,不为门派所囿。
跋者简介: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别号麟州,时称少美,汉族,江苏太仓人。嘉靖进士,累官至太常少卿,是明代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之弟,好学善诗文,著述颇富,而才气名声亚于其兄。
王个簃(1897-1988),字启之。斋名有“霜荼阁”、“暂闲楼”、“千岁之堂”等。祖籍江苏省海门市。现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艺术教育家。
后跋一:平生闻王履吉先生风流都雅,余每登石湖行春桥,徘徊览眺,恨不一识其人。贡上公车不第归,卒年仅卅九耳。此其诣公车往还日,五言古体诗也。虽复漫稿,字字欲作飞仙。余每远出,必置巾箱中挟以自随。夏首坐巨山兼隐堂中,雨中无吏牍,焚香出阅一过,因题其后。匡庐部长王世懋。钤印:敬、美、匡庐、琅琊王敬美氏收藏图书
后跋二:漫稿连篇不雕饰,字里行间扪胸意。皎皎三更月透帘,决决百叠泉漱石。还往公车赢此诗,肯为务时损格力。亦尝作画纵遥情,近与衡山通阡陌。展卷益令想前辈,借取清光作汤涤。莫怪当年王奉常,恨对石湖不相识。伯俨仁弟出示我家履吉先生诗卷,反覆展诵,如饮醇醪。爰缀长句志佩,个簃王贤,戊寅九月朔。钤印:贤、启之
后跋三:雅宜山人小楷精雅绝伦,时手鲜有其匹。兹卷风格更胜,不类寻常之品。二十年前我曾与刘生伯俨反覆展览,益增钦敬。此卷近为谷牧同志购得,因卷末有余题句,垂询相关问题。我正在斋头重新展玩之时,伯俨扶杖登楼,因此共谈当年得失情况。现能为识者所藏,同声换幸。刘生今年七十八岁,能作细笔花鸟,亦能作细书甚工。杨邠翁是我也,曾为亲笔删改,惜原迹散佚可憾耳。一九七九年三月,王个簃时年八十三岁。钤印:个簃、启之
按:王宠(1494-1533),字履仁、履吉,号雅宜山人,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为邑诸生,贡入太学。王宠博学多才,一生用心诗文书画,兼擅篆刻,于诸方面都取得了较高成就,与祝允明、文徵明并称于世,被誉为“吴门三家”。他的诗文在当时声誉很高,而尤以书名噪一时,楷书师虞世南、智永,小楷尤清,简远空灵。
王宠善诗,此卷为小楷所书自作诗数首。卷尾写明数首诗皆为道中所作,如《郊游与诸公作》、《海印寺阁眺》、《登焦山作》等。据王宠年谱,这几首诗应该是王宠在嘉靖九年(1530年)三十七岁时离京所作。王宠四十而卒,由此可见,此手卷是王宠盛年之作。王宠的小楷取法高古,字势开阔正大,于疏淡雅拙间见功力,此卷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清雅之风。明代著名书论家王世贞在《三吴楷法十册》跋中,认为王宠所书“兼正行体,意态古雅,风韵遒逸,所谓大巧若拙,书家之上乘也”。
此件作品为王宠精心之作,递藏有序,殊为难得。
卷后一跋为王世懋所作。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别号麟州,时称少美,江苏太仓人。嘉靖进士,累官至太常少卿,是明代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之弟,善诗文,著述颇丰。王世懋对王宠此诗卷爱不释手,其跋文中题到“余每远出,必置巾箱中,挟以自随。”展玩之时也是“焚香出阅”,可见其对此卷的宝爱。
从数十枚藏印来看,收藏或鉴赏过此件的藏家有袁枢、欧阳润生、吴湖帆、刘伯年、韩绳夫等人。
另,据杨庶堪所题引首可知,在民国二十八年即1939年,此卷即为藏家刘伯年所有。刘伯年乃金石书画名家王个簃的弟子,他请王个簃于卷后做了题跋。
王个簃(1897-1988),名贤,字启之,江苏省海门市人。笃好诗文、金石、书画。吴昌硕入室弟子。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画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术家协会和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文史馆馆员等职。
九藤书屋主人谷牧在购得此卷后,见到卷后王个簃的题跋,了解此卷渊源,遂又请王个簃再跋。王个簃在为此卷所作二跋中详细说明了此卷先为刘伯年所有,“伯俨仁弟出示我家履吉先生诗卷,反复展诵,如饮醇醪。”,后流入市场,为刘曼生购入收藏。“近为谷牧同志购得,因卷末有余题句,垂询相关问题”。在两次题跋中,王个簃都表达了对此卷的喜爱之情,称“雅宜山人小楷精雅绝伦,不类寻常之品”。他认为此卷的小楷给人的感觉是“皎皎三处月透帘,决决百叠泉漱石”,意境何其优美!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汉莱子侯 刻石初拓本
立轴 水墨纸本
拓片:49×61 cm
上跋:27×61 cm
下跋:20.5×61 cm
RMB: 2,000,000-3,000,000
题识:咸丰戊午,友人从疁城故家得此寄赠,鼻山见而欲夺之,未许也。同治壬戌携入都门,㧑叔辑《访碑补録》,搜此载入,因附记之。甲子夏四月,郑斋时居宣武坊南。
藏印:均初、胡震鼻山、沈树镛校勘金石文字印记、郑斋金石、赵之谦、函青阁、康生
题签:汉莱子侯刻石。天凤三年。钤印:沈氏金石
题签:旧拓本录子侯刻石。一九六五年得于京。钤印:曼生
藏印:谷牧藏书画印
沈树镛(1832-1873)清藏书家、金石学家。字均初,一字韵初,号郑斋,川沙城厢(今浦东新区川沙镇)人。咸丰九年(1859年)举人,官至内阁中书。生平收藏书画、秘籍、金石甚丰。尤对碑帖,考订精辟。
胡震(1817-1862)字不恐,号鼻山,一号胡鼻山人,别号富春大岭长。浙江富阳诸生,侨寓上海。嗜金石,隶字、行书均高古。
著录:《补寰宇访碑录》赵之谦。
按:此件为谷牧九藤书屋藏《汉莱子侯刻石》最初拓本,自清代以降,著录累累,不胜枚举。昔年曾为康生所得,精彩长跋,又经
亮点二:名家书房雅藏

   崇正2016春拍还有幸征集到一批名家书房旧藏书画精品,如李立先生旧藏专场,著名出版人、报人苏晨先生和王家祯书房旧藏专场。
   李立先生为齐白石弟子、著名金石学家。2016年春拍,广东崇正受李立先生后人所托,将一批见证白石老人与李立先生师徒情谊的手泽之遗,包括白石翁的自制笔筒、书画及印谱等,以及立翁与书画界、政界名流交往的多件丹青墨宝设立专场。
   而苏晨为著名出版人、广东人民出版社原副社长、花城出版社原副社长,王家祯先生曾为香港《文汇报》总经理兼副总编辑,他们的书房藏着老一辈与著名学者画家之间的深情厚谊。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李立藏 齐白石 双虾
镜片 水墨纸本 31×33.5 cm
RMB: 950,000-1,350,000
题识:立也用意,九十三岁白石。
钤印:齐白石
藏印:李立收藏
出版:《齐白石全集》(第七卷)P188-189,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10月。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李立藏 齐白石 雕梅花竹笔筒一对
庚子(1990)年制 高: 28.5 cm. 直径: 11 cm.
RMB: 600,000-800,000
题识:一、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钤印:齐璜。二、时在庚子孟冬,以应希哲老先生雅玩,胡立三题,齐璜制于借山吟馆。钤印:白石。
出版:《齐白石全集》(第一卷)p48-49,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10月。
说明:胡立三,为齐白石的同乡,著名诗人,与齐白石等七人曾在湘潭五龙山大杰寺为址成立龙山诗社,号称“龙山七子”,齐白石为首任社长。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钱松岩 妈屿春回
立轴 设色纸本
68×34 cm
RMB: 150,000-250,000
题识:妈屿春回。余曾小住汕头,渡登妈屿岛,适值熙春初回,英雄花放,庙中妈妈无恙端坐,遥望海上帆影。余即摄取此稿而归。八十五叟钱松岩作并誌。
钤印:钱、松岩

亮点三:关山月、黎雄才书画家属严把关

   广东崇正自2014年春拍首次推出 “岭南双擘·关山月、黎雄才书画精品”专场,一直得到关山月艺术基金会和关山月、黎雄才两位大师家属的全力支持。本次春拍共征集关黎作品40件,所有作品经关黎两家亲属鉴定为真迹。
   关山月笔下有塞北江南,有红梅傲放,无不是画家炙热情感和精神内涵的折射。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本场推出的《长征第一桥》,是他画“红色江山”时期的代表作品。该作曾参展2012年中国国家博物馆《中日友好珍品展》,1963年,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选取该件作品作为礼物赠送给年届71岁的日本共产党领袖野坂参三。
   而黎雄才笔下的万壑松风和飞瀑流泉同样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本场亦有精彩呈现。黎雄才的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关山月 长征第一桥
镜片 设色纸本 47×72 cm
1962年作
RMB: 1,500,000-2,500,000
题识:长征第一桥,一九六二年秋于武阳,山月。
钤印:关山月、从生活中来
边跋:野坂参三同志留念,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代表团敬赠,一九六三年六月五日。
展览:中日友好珍品展(中国国家博物馆,2012年)
出版:《野坂参三纪念画集》P10,2012年。
说明:上款人野坂参三(1892-1993),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前名誉主席,抗战期间常驻延安,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1963年,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代表团在访日期间拜会野坂参三,并赠予野坂参三中国著名画家关山月作品《长征第一桥》。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黎雄才 峡江放筏
镜片 设色纸本 85.5×34.3 cm
1973年作
RMB: 600,000-800,000
题识:云厂同志,一九七三年春写于广州,雄才。
钤印:雄才
说明:上款人云厂即陈云厂,三福堂堂主,1926年生,广东东莞人,香港著名收藏家。
出版:《收藏家》画轩专刊封面,第41期。
注:本作品由上款人友情提供。

亮点四:清代至民国名人书法蔚为壮观

   自清以降,文人情趣逐渐从帖学向碑学流变,金石学因此兴盛,一代又一代对金石颇有研究的学人涌现,他们影响也引领着近代书风。此专场中,六舟和尚、赵之谦、吴熙载、杨守敬、吴云、何绍基、沈曾植、徐三庚、翁同龢、康有为、梁启超等金石家书法尤其可赞。此外,丁敬、魏象枢、陈亦禧、査升、沈铨等名家书法亦值得藏家关注。
   清末民国,较之明末清初,那是真正的“天崩地裂”。它不仅只是一个朝代的终结,更是一种制度、体制的瓦解。对于书法来说,也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意识形态的风起云涌、对文化自由的渴望、人文精神的大释放,等等,使这一时期名士层出不穷,艺术形态更加多元。而书法,这种最能体现人文精神,也最便于情感宣泄的艺术形态,也因为这种空前绝后的大变革而成为书法史上的绝响。
   清代至民国以来的300年间名人书法的集中亮相,无疑也是本场拍卖会的亮点之一。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丁敬(1695-1765) 行书
镜片 水墨纸本
16×54 cm
RMB: 500,000-800,000
题识:丁敬草稿。
钤印:敬身
释文:恩荣五咏并小序,傅丈玉笋先生,元精莹雪怡然列仙之儒,硕德融春卓尔耆英之老,且巍科早清级前,登高探阆苑瑶华。奥绎蓬台碧简,固已词漱环瀛,苍鳞于焉。肆润笔,摇五岳,丹羽而示威者旧矣。今兹黄花叠秀香裂青霜,白发増荣,福膺洪范,是又天人交感,深简悦于帝心,才品双清,素芬驰于众口者也。(文略)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沈曾植(1850-1922) 行书杜甫丁香诗
立轴 水墨纸本
106×55.5 cm
RMB: 40,000-60,000
题识:杜工部丁香诗,韦如仁兄属,寐翁。
钤印:植、寐叟、知一念即无量劫
释文:丁香体柔弱,乱结枝犹垫。细叶带浮毛,疏花披素艳。深栽小斋后,庶近幽人占。晚堕兰麝中,休怀粉身念。

亮点五:近现代名家 “生货”多,岭南名家精品荟萃

   中国近现代的100多年间,风起云涌中也涌现了像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溥儒、黄宾虹、陆俨少等光彩夺目的大师,本场拍卖亦有他们的精彩呈现。更为难得的是,此中名家上款和递藏有序的“生货”颇多,如张大千写赠著名银行家李星午,后又被著名收藏家王国藩收藏的《驭马图》等等。
   而岭南名家中的居廉、苏六朋、黎简、王子武、苏曼殊、邓芬、关良、赖少其、陈大羽、杨之光、林墉等亦各自精彩。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杨之光 吉赛尔舞
镜片 设色纸本 83×154 cm
RMB: 1,000,000-1,500,000
壬午(2002)年作
题识:余画舞蹈速写始自五十年代末,常受报社委托观看并速写各国舞蹈,累积速写稿数以千计,有时用毛笔直取,大部分皆先用铅笔现场记录动势,归后再用水墨完成正稿。前者用毛笔直取之优点在于不计细节,以神为主。后者长处在于可多推敲,求形神兼得也。壬午立夏重画吉赛尔稿于羊城筠斋。之光并题。
钤印:杨之光、筠斋、之光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于非闇(1888-1959) 白荷蜻蜓
立轴 设色纸本 98×34 cm
丁亥(1947)年作
RMB: 800,000-1,200,000
题识:太液池白莲在琼岛之北,静心斋前。长夏泛舟,得此画本,丁亥冬写记,非闇。
钤印:于照私印、于荷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张大千(1899-1983) 驭马图
镜片 设色金笺 89.5×38 cm
癸巳(1953)年作
RMB: 1,800,000-2,500,000
题识:青骢连钱,紫丝三花。银蹄龙脊,白踏烟斜。咨嗟叹段,安步桑麻。胡不万里,骁腾天涯。癸巳夏日为星午仁兄法家写,张爰题。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
藏印:璞盦居士珍藏书画典籍之印
说明:藏家璞盦居士为王国藩,号璞盦居士,寓居台北。曾任台北文献会副主任委员。
上款人李星午(1901-1964),字大纬,著名银行家,张大千好友。
按:此幅《驭马图》图绘的内容,源自唐太宗李世民爱马典故。唐太宗所锺爱的骏马共有6匹,分别名为白蹄乌、特勒骠、飒露紫、青骓、什伐赤和拳毛驹。这些骏马陪伴他经过漫长的征程,创建了大唐伟业,立下不朽功勋。其中,白蹄乌是一匹周身黑色、四蹄纯白的骏马,是李世民与盘据在陇西的薛仁杲父子大战浅水源时所骑之马,李世民在追杀敌军时,曾骑着它一昼夜跑了二百多里,最后该马力竭而死。贞观十一年(637)李世民亲作《六马图赞》,赞白蹄乌曰:“倚天长剑,追风骏足。耸辔平陇,回鞍定蜀。”《驭马图》绘白蹄乌蹬蹄欲飞,养马官则竭尽全身之力勒之,仍不能阻拦白蹄乌“倚天长剑,追风骏足”之势。
此画中的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徐悲鸿(1895-1953) 寿桃
镜片 设色纸本 38.6×49.3 cm
RMB: 1,300,000-1,800,000
题识:一,生八月方熟之桃,悲鸿。钤印:悲鸿 二,谭老伯母七十寿,世侄悲鸿敬贺。钤印:徐悲鸿
出版:《徐悲鸿作品集(续一)》P37,文物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
按:这件寿桃作品中,可以领略到徐悲鸿坚实的造型基础以及西方的审美方式、摹写方式。桃的光影变化丰富,立体感强,质感刻画细腻,重量感真实可触,色彩过渡协调并受光影变化影响,整个桃子鲜脆欲滴,沉甸甸、圆溜溜的挂于枝头,非常写实。桃叶与果实底部承托桃子,三、五一簇,错落有致。以淡墨着色写桃叶,以浓墨于叶未干之际破之以写叶筋,水墨淋漓,鲜活可爱。桃树老枝新干,以西方素描法与传统勾树法互参,分其阴阳,刻画真实有力。另外,此画为贺寿之作,桃也原本就隐含“长寿延年”之意,实为寓意美好之佳作。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九藤书屋”第三度登场崇正春拍白阳山人旷世剧迹惊艳登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