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卓克网)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陈丹青是位通才,作为画家
他的写作风格卓然
他对中西艺术及社会现象等诸多问题
都进行了颇有价值的思考
陈丹青做过很多演讲、访谈
他对教育、城市、影像、传媒等
文化领域、社会诸多现象有独到见解
并以其率性与机智
给予公众心智与感受力的冲击
是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批评者
是中国具有良知与鲜明的独立人格
敢于公开表达自己思想与观点
并大声疾呼的公众人物
是被很多人认可的一位
现代中国以自由主义精神深刻思考的坚定先行者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在陈丹青身上
有着很多知识分子
已经不具备的人道情感和人格力量
敢于对现实提出质疑
对很多社会事件有着知识分子
本该有的冷静思考和犀利批判
公众对陈丹青的掌声与拥护,也传递了一种渴望:
便是希望这个国家多几个陈丹青
来改变集体沉默、习惯了伪装的时代面孔
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能再
勇敢一些、再犀利一些、再清醒一些
每一个他都是真实的他
那股子独有的对真实的追求就是他
—— 陈丹青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真实的陈丹青
这个有器识,有胆识的知识分子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1980年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
成为颠覆教化模式,并向欧洲溯源的发轫
被公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
绘画之余,出版文学著作十余部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陈丹青无论画风与文风
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
睿智而率真的气质
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艺术家是最狂的,最自得其乐的一种动物
真的美术史是什么,是一声不响的大规模淘汰
文凭是为了混饭,跟艺术没什么关系
单位用人要文凭,因为单位的第一要义是平庸
文凭是平庸的保证,他们决不会要梵·高
—— 《退步集》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世界上的重要艺术家都不是研究生学历
也不是本科、美院附中,有的连高中都没上
梵·高就是个病人,毕加索也没有大学文凭
当今中国,需要文凭
为了就业,得到社会的认可,你就得拿个文凭
你一定要肯定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可贵的东西
画出动人的画,凭的是感受,而不是技巧
我画的那个朝圣的小姑娘,那么苦、那么好看
但她自己却不知道——艺术就是这样,凭这一点点就打动人了
·偏爱、未知、骚动、半自觉、半生不熟
恐怕是绘画被带向突破的最佳状态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常识健全就是基础
素描不是基础,素描教学是反常识的
什么都很重要,但你要说素描最重要,那就不对
一棵树,你能说哪根树枝,哪片树叶最重要吗?·
我没有素描基础,不是照样画创作?
中国传统绘画从来就不画素描,难道就是没基础了?
想当年,我们一起画画的同学中
那些把大卫石膏像画得好得无与伦比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艺术家是天生的,学者也天生
“天生”的意思,不是指所谓”天才”
而是指他实在非要做这件事情
什么也拦他不住,于是一路做下来
成为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中国连真正的公共空间还没出现
哪里来的”公共知识分子”?
进入公共事务时
偶尔有像我这样的傻子出来说几句真话大家就很愿意听
这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传回任何关于成功的消息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出国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
“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然,那三分之一就是指活在神州大地上的中国人
我实在不忍享受”水浅”而”火不热”的生活,遂毅然出国
“受苦”去了——真不好意思
我一回来
还在美国的不少中国同行就忧心忡忡诚心诚意追问我:
适应么?习惯么?后悔么?
那意思,就是怕我回来又”受苦”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中国人大抵是惯于取巧而敷衍的,我自己也是如此
而我所见美国艺术家,一个个憨不可及
做事情极度投入、认真、死心眼儿、有韧性
即所谓持之以恒,精益求精是也
同人家比,中国人的大病、通病
是做事不踏实,做人不老实,要说踏实老实的憨人
中国不是没有,只是少,例外,吃亏,混不开
放松政治钳制、美学观略略放宽、创作格局稍许多元
是做文化起码的前提
八十年代用过一个词,叫做”松绑” ——
不少语言真形象,一不留神,实情给说出来
您对中国的大学教育很满意吗?
您对野蛮拆迁很满意吗?
您对医疗系统很满意吗?
假如您诚实地告诉我:是的,很满意!很开心!
我立即向你低头认罪:我错了,我改,我脑子进水了
我对不起人民,我要重新做人,封我的嘴
然后向你们好好学习 —— 这样行吧?
真正介入社会,无孔不入的人
是商家与政客,数钱,弄权
社会的所有缝隙早被他们占有了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我真正的身份就是知青
我真正的文化程度就是高小毕业
中学都没上过
受过小学教育而能做成一些事情的人,太多了
受了大学教育而一事无成的人,也太多了
“学历”与”成就”应是正比,不是这样的
真率是很高的要求
真率也是品德
“丹青:你怎么也叫陈丹青?”接着签了我的名
但随即我就后悔了:凭什么人家不能也叫”陈丹青”?
我该这样写:”丹青:我也名叫陈丹青。”
无论绘画还是写作,我尽量不说假话
我这个人口无遮拦,不知道哪天又会说什么
“科以人传科尤重,人以科传人可知”
解释起来,好比你是钱学森,又是博士
这博士学位因为你就分量很重
可要是你没啥名堂,却拿个博士学位混一辈子
你这家伙是个什么料,可想而知 ——
我向来讨厌名校学生自视高人一等的那张脸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我为什么喜欢鲁迅?
他骂人、斗争,不买账,一辈子叫板
但是孝顺、善良、心软
西方一些知识分子、艺术家也是,很惊世骇俗
但私下很纯朴、真实
中国这样的人不多,要么惊世骇俗,人不可爱
要么人可爱,却没有骨头、锋芒
“好”必须牺牲很多东西,如果反抗,就得把”好”作为代价
中国人的人格不丰富,太单面
我不知道自己懂不懂矿工或农民
但我一定弄不懂当官的、谈生意的、玩儿金融的
还有毫无表情的科学家,不,一点都不懂
—— 这就是我和现实的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难以和现实理顺关系
而且不想理顺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将当今教育体制种种表面文章
与严格措施删繁就简
不过四句话:
将小孩当大人管
将大人当小孩管
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我一点不关心中国学生的英语如何
我看见大家的中文一塌糊涂
我们千千万万的”好萝卜”
如今是英语也不好,中文也不好
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我根本就怀疑”培养”这句话
凡·高谁培养他?
齐白石谁培养他?
严格地说,我与每位学生不是师生关系
不是上下级关系,不是有知与无知的关系
而是尽可能真实面对艺术的双方
这”双方”以无休止的追问精神
探讨画布上、观念上、感觉上
以至心理上的种种问题
那是一种共同实践,彼此辩难的互动过程
它体现为不断的交谈,寻求启示
提出问题,不求定论
有如禅家的公案,修行的细节
人文艺术学院还要考政治,然后艺术的在考外语
所以我四年找不到研究生
就是仅仅因为他的政治差一分,他的英语差一分
就算他画的和梵·高、毕加索一样好也没用
艺术学院应该招一些疯子
而不是那些成绩优秀的好孩子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中国文艺很荒凉
瘦得只剩肱二头肌,疙瘩肉
瞧着挺壮的样子,看上去繁花似锦
就象中国体育,全世界拿金牌
可是社会上哪有体育?
人民哪有体育?
到处拿奖的”体育”是中国最壮的一块肌肉
其他部分瘦得要死
我近年发稿出书,一字一节斟酌再三
到编辑那儿,我这边每必声明:
尽管删,尽管删!
编辑那边呢,嘴笑着,眉皱着:
唉呀我们也没办法呀,要生存呀,谢谢你理解呀!
最好玩是电视制作人:
陈先生,放开了说!
说啥都行!
我们后期会处理的,您放心!­
我每讲演,年轻人就上来要签名,要拍照
我只好陪着耍,不然伤了年轻人的自尊心
现在容我说句重话
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
城市景观,全毁了
有哪个古老国家这样义无反顾地糟蹋自己的帝都
抹杀自己的历史?
开罗?马德里?罗马?巴黎?京都?奈良?彼得堡?
没有
没有一个古老的都城像咱们的北京这样持续毁容
面目全非,恨不得把北京的模样全给改了
人人生而平等
那是法国人的口号,是愿望,不是事实
你双眼皮,我他妈单眼皮?
人从娘胎里一钻出来就不平等
关键是要让悬殊差别的社会建立一个体现公正的机制
社会上的财富,让穷人也能受益
公正不可能,平衡可能
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贫富悬殊
是不公平,不平衡
不从众,保持独立人格
坚守个人的价值观
这在中国 非常难
什么叫做救自己呢?
就是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
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
哪怕写文章时标点符号弄清楚,不要有错别字
—— 这就是我所谓的自己救自己
我们都得一步一步救自己
我靠的是一笔一笔地画画
贾樟柯靠的是一寸一寸的胶片
人的成长实际上不是知识
其实所有人的成长背后都有一个核心问题
就是他知道时间过去了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陈丹青出生时
父亲陈兆炽因喜爱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诗句
为他取名”丹青”
翌年小儿子出生,取名”丹心”
陈丹青在上海闹市区石门一路石库门弄堂里长大
自幼喜欢画画
“从小就想当个画家,闷着想,但很明确。”
陈丹青说
“我的父亲陈兆炽,是第一位引导我热爱文学、热爱艺术
教我文艺理论,最初给予我文艺立场的老师。”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儿时的陈丹青与母亲

陈丹青4岁那年
父亲被戴上”右派”的帽子
又因爷爷陈砥中是黄埔军校学员
所以家里的书籍、画册被一扫而光
陈丹青难过得整天没说过一句话
父亲宽慰他说,没有画册临摹
可以到公园、马路去画
后来有一天,父亲捡到一张扑克牌
背面是侨居意大利的俄国画家的杰作《意大利姑娘》
拿回家送给了陈丹青临摹,他竟然画得栩栩如生

初 学 油 画
————————
陈丹青14岁那年
开始跟着学校的美术老师到处去画毛主席像
登上脚手架,在好几米大的铁皮或墙面上画
两年画了120多张毛主席像
最大规模的是在上海郊外靠东海的地方
叫吴泾化工厂,居然也请陈丹青去画
与两个工人画家爬上五六米高的大铁皮画毛主席像
陈丹青白天画像
夜晚临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的素描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陈丹青第一幅涂抹的”油画”
是用别人送给他的颜料临摹列维坦的风景画
画在涂了上海叫做”鱼皮胶”的小纸板上
画完后大为得意,立刻举起来
朝着电灯泡欣赏油画的反光,可是毫无光亮
后来才知道那是水粉色
因为很多抄家物资流到上海
使陈丹青有机会临摹到欧洲的油画资料
当他第一次看到世界美术史图册时,激动不已
这些都为他以后画《西藏组画》埋下伏笔

上 山 下 乡
流 放 少 年
————————
1 9 7 0
16岁的陈丹青初中毕业即被”文革”流放
16岁的孩子远离亲人
开始辗转赣南与苏北条件恶劣的农村插队落户
勾销上海户口几乎是晴天霹雳
陈丹青茫然离开
曾经打架、画画、斗蟋蟀、爬屋顶的
上海石门一路老弄堂
陈丹青说
“那是很绝望的一个记忆,我觉得全部黑下来了
我上海大都市长大的然后就那么一个油灯
我们三个男孩子挤在一张床上
我记得一晚上几乎醒着的
几斤重的老鼠,整夜在我们被子上窜来窜去
第二天早晨下雨
那种雨打在瓦片上的声音,非常茫然
然后出来叼根烟,看着那个秧田
那个四月份下雨的山
就是绝望,脑子里是空的”

水 深 火 热
————————
“下地插秧,苦透了
一边插,一边手指缝渗血,山里的地,是沙地
伸到水田里晃晃,血迹淡了,继续插秧
可是插秧回来,蚊帐里举一本”普希金”看看,巨大的快乐
我很会干农活,秧插得齐,会挑担子
我能挑一百斤谷子,一百斤谷子比同样分量的东西更沉
十里山路不换肩
上山的步子怎么走,下山的步子怎么走
水塘里怎么走,石子上怎么走,我都会
挑到粮仓,金黄的粮仓,非常美
粮仓里的谷子那么多
我这一百斤倒进去,就不见了”

1 9 7 3
20岁那年,陈丹青辗转又到了
苏北的江浦石桥公社的农村插队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
蹲在村办的骨灰盒厂画了近千个骨灰盒
心情极其压抑的他
经常跟老木匠就着咸菜喝闷酒

1 9 7 5
22岁那年,陈丹青插队已六载
竭尽全力争取南京商业局招收的装卸工名额
表填了,体检通过了,最后一分钟被否决
因为他是上海知青,招了他
就占了南京知青一个名额
他眼看幸运者挤在车上开回城里去了
独自淋着大雨赶路,发高烧大病一场

渐 入 佳 境
————————
在艺术上,陈丹青出道很早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从1970年到1978年的农村插队落户期间
在极其恶劣的生活、劳动中,他一直坚持自习绘画
20岁那年
被调到江西出版社参加连环画学习班,天天画连环画
非常开心不用种地了,就想从此做个连环画家
1973年,陈丹青居然出了
《边防线上》《飞雪迎春》等三四本连环画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1974年,又被调到省里参加油画创作班
开始画革命油画,他的第一张油画创作
《老将和小将》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彻底认清陈丹青的真面目!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