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99艺术网)

戈特弗里德·郝文(Gottfried Helnwein) 1948年出生于维也纳。他吸收了日常生活中比如漫画、广告、电影的美学元素。早期的画作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的艺术观,他所想要表达的东西。缠着绷带的孩子,幼稚儿童脸上的撕裂之后再次缝合的伤口。如同爬虫类一样冰冷而无机质毫不感觉痛楚的眼神。画者那种权威而细致的表现伤害的冷静让当时的大众无法接受。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长达30年的时间,他从学院毕业之后所画的油画、水彩画、铅笔画,以后的摄影和媒体作品几乎都以孩童的伤口、儿童和成人的扭曲面孔、巨大空旷空间的荒谬、自画像的恐怖,以及荒诞的人物空间组合来始终如一的向人们传达着某种独特的信息。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71年到73年, Helnwein的作品展览无一不受到抵制。维也纳的一家画廊展出他的画作,结果不到三天就被迫关闭。甚至维也纳附近一座城市的市长下令将 Helnwein的作品没收。当时他的反对者喊出的理由是这些作品是“the Nazis'' term for degenerate art”。因为他对待伤口、死亡、折磨与伤害是带着那样一种天真的热情态度来描写,所以人们忍受不了吗?这个世界有许多无法言说的东西。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他的作品另一部分是他的自画像与自拍像。油画自画像有蒙克的感觉。色彩斑斓的画面,表现的不是梵高割耳的冷静,而是淡定透视自身欲望暗流的冰冷潮湿。从 70年代到90年代Helnwein做过相当多的自画像与自拍像系列。从始至终他出现的形象都是一个头缠绷带、盲目的尖叫的、带着眼镜的男子。如同我们的世界。疯狂,并深沉而盲目。裂开黑洞一样的喉咙,如同CAVE在《野玫瑰盛开之地》那样温柔而恐怖的吟唱:“All beauty must die。”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战争总是扯出人类最黑暗的那一面。而Helnwein就是那样微笑着用他的画笔来揭露出人性。是他的作品是纳粹的垃圾,还是人们始终无法正视内心深处涌动的黑暗冰冷。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独立而又成一系列的儿童的头像作品,这是从一开始Helnwein就致力表达的主题。在他的艺术品中这些头像经常被应用。经过处理加以扭曲,或者单纯的将这一系列作品排列起来作为装置使用。命名为“angel sleeping”的系列作品,青色发黄的婴儿形象静谧又让人不安。这一形象又应用于对奥地利的一座哥特式教堂进行装饰。同时他也为许多名人拍摄。比如迈克杰克逊、滚石、安迪沃霍尔以及莱妮瑞芬舒丹等等。《时代》杂志委任他和Robert Rauschenberg设计封面,而那期的人物是邓小平。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编辑:汪珂宇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戈特弗里德·郝文:孩童的恶意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