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现状混乱 专业技术学科亟待建立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光明网)

文物鉴定现状混乱 专业技术学科亟待建立

  范勇 四川大学博物馆研究员、考古学系兼职教授

  文物是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也是数千年中华民族发生发展、延续传承的历史见证物;更是中华祖先留给我们后人的珍贵文化遗产——文化财富。李克强总理对中华文物有高度评价,称之为“金色名片”。

  从精神层面讲,这些负载着优秀传统文化的艺术精品,是我们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实现中国梦的精神支柱。

  从财富层面讲,流传于民间收藏家中的海量文物,其极高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对于中国的经济和文化发展有巨大的助力,是构成一个富裕文明国家不可或缺的经济基础。

  按理来说,中国文物在国内应该得到非常好的待遇,但现实是,中国文物在国内目前面临着巨大的困境,民间收藏的古代艺术品处境尤其艰难,许多收藏家是“端着金饭碗要饭”,手中的古代艺术精品,不仅交易不出去,就连捐献给国家博物馆都不可能。而国家回收征集文物则轻国内重国外,文博系统手中掌握的国家宝贵资金被用于境外文物的回流回购,不仅耗费巨额资金,回收文物的品质数量也有限,实际造成许多博物馆面临藏品匮乏的尴尬局面。

  造成国内这种文博界和收藏领域困境的原因固然很多,其中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文物和古代艺术品的鉴定问题。

  一、文物鉴定的现状

  目前的文物鉴定,可用一个词“混乱”来概括。

  首先是从事文物鉴定的人员构成混乱。

  国内文博系统内本有派员构成的文物鉴定委员会,但他们不对民间文物进行鉴定(实际上也难以胜任)。于是,社会民间流传的古代艺术品,收藏家手中的藏品,就成了缺少合法鉴定的物品。

  眼下,对民间文物的鉴定,主要是由如下几部分人员构成:国家文博系统(博物馆和文物商店)、考古系统的退休人员,古玩商贩,有鉴藏经验的收藏家,拍卖公司的拍卖品鉴定师,司法鉴定中涉及的文物鉴定专家等。

  在这些从事民间收藏的文物鉴定人员之中,良莠不齐:有的专家有人品,克己敬业,态度严谨;有的人人品与道德都很低下,唯利是图;有的勤学多思,与时俱进,学有所长;有的混迹于专家之列,滥竽充数,信口开河;有的博学多识,眼力敏锐;有的因循守旧,抱残守缺,眼力低下;等等。这就造成了文物鉴定乱象频生:一件器物,甲专家看真,乙专家看假,这件器物立即陷入窘境之中,不但价值大减,而且无人问津;更有个别所谓专家到处宣传“造假的文物可以做得完全同真的一样”,造谣惑众,误导群众。

  其次是文物鉴定的理念和依据混乱。

  从事鉴定的人员所秉持的理念和依据也很混乱。

  要吗是“凡是派”:凡是科学考古出土地文物或类似文物可以承认,凡是脱离考古出土坑位和环境(墓葬、窖藏等)的文物,就一律否定;凡是民间收藏、流通的而国家博物馆没有的文物,一概不承认。

  要吗是“标型派”:将国家博物馆藏品奉为圭皋,作为文物鉴定的“标型器”,凡民间藏品与之相比稍有不符就予以否定;没有“标型器”可以比对的民间文物也一概否定。

  要吗是“臆想派”:怀疑中华先民的智慧,总以为中国文物精品少,破烂普品多,见了民间文物的精品就排斥;缺乏历史知识,臆说古代官窑器生产没有多余的,所有的残次品一律毁坏,所以民间不可能有官窑器;或者是带古董商习气,总想把自己手中的文物古董说得珍贵无比,尽量地贬低民间文物,这不对那不对;或者想争夺鉴定话语权,臆测或低估文物的存世量,“元青花只有三、四百件”“汝窑只有六十七件”“鸡缸杯世上只有两件半”的怪论甚嚣尘上。先入为主的形而上学理念在当今的文物鉴定中比比皆是:诸如“故宫中都没有的东西你怎么可能有?”“地摊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真品?”“某某馆的东西全假”“器物假得离谱” 之类唯心先验论,风靡一时。

  再次是文物鉴定的方法混乱。

  从事鉴定的人员所使用的方法也很混乱。目鉴和机检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目鉴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眼学,现在常会见到奇怪的“鉴定”方式:

  要吗“以偏概全”,无论传世还是出土的文物,皆套用鉴定传世品的方法,以有否传世痕迹来确定真假;以官窑的胎釉器型纹饰款识来要求民窑器或“官搭民烧”之器,如有差异,基本枪毙;以典型窑口之器的特点来要求同窑系器物甚至是偏窑口也要具备;以器物是否“开门”为鉴定唯一依据,认为老东西必有皮壳、包浆,玉必有沁色,瓷必有瑕疵(缩釉点、窑裂、色差、釉斑等),反之则一概否定;尤其“一点否定论”更是危害甚大,诸如古瓷,凡是画工、纹饰、器型、胎釉、款识、钴料等必须要与故宫或国博藏品相符,如有一处与“标型器”稍有区别,都要断然否定。

  要吗“以人鉴物”,文物鉴定时拿不准,便通过“鉴人”来鉴物,如是权贵官僚之后,或者祖上曾是皇亲贵族,或者巨富之家,其所持文物皆定位真品,反之则是赝品;如果某人的物品来自大拍卖行,一般也都会认可;如果是经某位权威人士或泰斗鉴定过的器物,再次鉴定粗略一看便过关。

  要吗以“流传有绪”为借口来间接鉴定文物,凡是海内外世家传存之物,一般都会认可;凡是来自海外回流文物,器物上打有火漆的,统统认可;对于来自国家博物馆的藏品,一律视为真品,而对于来自民间的藏品则大多否定。

  社会上做文物机检的也很混乱,有人甚至以机检来取代文物鉴定:有人不用国家科研单位所获取的数据,自行一套,自己确定和采集检测样本,用自己主观认定的器物数据来做检测数据,如X荧光釉面分析仪(能量散射仪)检测,轻率定真伪;或者是检测取样不科学,忽悠送检者,如国内、香港某人的热释光检测法,将宋元瓷器断为距今三五十年,连数据偏差树轮校正的误差年代都不够;更有不靠谱的所谓古瓷脱玻化分析检测法,缺乏检测数据随意定论,等等。

  文物鉴定的诸多乱象,给广大民间文物的鉴定和收藏家们带来了很大的危害,也严重损害了国家文博单位和系统的信誉。

  这样的鉴定乱象,不仅会给社会带来不和谐,引发群众不满,更为严重的是,会导致国内大量的文物由于不被承认而大规模地流向境外,从而出现国家文化安全危机。同时也与中央文化兴国的方针相去甚远。

  造成文物鉴定乱象的原因也有很多,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国文物鉴定从来就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也缺乏成为一个科学规范的技术学科的制度支持。

  二、历史上自生自长的文物鉴藏家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古国。如果我们从商代郑州商城中藏有夏代玉璋算起,文物鉴藏就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但是,我国历史虽然悠久,文物鉴定却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更遑论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

  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文物收藏只是帝王和王公贵族的特权,在这样一个非常小众的圈子里,当时从事所谓文物鉴定的专门家少得可怜;如有鉴藏的话题,那也只是一种君臣闲暇赏玩文物闲聊时的陪衬,涉及文物鉴定,也不过是他们自己摸索出来的认识。所以,在中国历史上,文物鉴定家是在收藏玩耍之中自由生长出来的。

  中国的文物鉴藏历史,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文物鉴定的萌芽阶段。商周以迄汉代以前,文物鉴藏局限于极少数人,此段时期,基本没有文物鉴定的需求:帝王及王公贵族,其所收藏文物的来源比较明确,要么是祖上传下来的,要么是自己喜欢的当代精美的艺术品(帝王及王公贵族专用品和贡品),如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商代器物。如果要说到鉴定,概念是模糊的,更多的是器物材质方面,商周认识和田玉料,是通过玉料的破断面来识别的,对于璞玉即带有包皮的玉料,却难以识别,故有历史上的那个有名的典故“和氏璧”,楚人卞和向楚王献璞玉,结果玉工不识,卞和反被处刖刑;卞和没有放弃,最终这块璞玉被雕琢成价值连城的“和氏璧”。这个卞和,就是当时辨别玉材的高手。

  到了汉代,由于汉代王公贵族嗜好文物收藏,汉文帝子刘武(汉梁孝王)的藏品甚至超过了汉景帝宫廷藏品。最近发掘的汉代海昏侯刘贺墓中也出有西周的青铜提梁卣、东周的青铜缶。此时盗墓成风,各诸侯国在自己封国境内大肆盗掘古墓,出土了不少以前未见过的文物;东汉三国时期,盗掘古墓风气更炽,曹操专设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等军官盗墓,孙权也不甘落后。此时文物鉴定的雏形开始形成:不仅要辨别器物材质,还要断文物时代。魏晋南北朝时期,虽然战乱不止,世道不平,但王公贵族之间的鉴藏之风仍绵延不绝。不过文物鉴定方面,几乎没有进展。

  第二个阶段,是文物鉴定的发生阶段,即唐宋元明清时期。唐代由于古玩收藏的盛行,文物造假开始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文物鉴定才开始出现。如唐宣宗宰相裴休得到一件据说是春秋齐桓公所铸的大铁盎,他宝贝得不得了;后遇到高人,指出他所收藏的大铁盎不过是一件赝品。鉴定文物真伪,似乎自此开始。宋代由于金石学的发达,文物鉴藏都有长足的进步:出于祭祀的需要,王公贵族对出土的商周青铜器礼器非常重视,同样祭祀焚玉的礼俗,出现真玉、假玉(珉玉)之分。文物鉴定现状混乱 专业技术学科亟待建立

[责任编辑:秦瑜]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文物鉴定现状混乱 专业技术学科亟待建立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