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里夜晚有咳嗽,他侦破了60年前的悬案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光明网)

    一:找到鬼屋

  清流镇位于三省通衢,是个人口过万的大镇。济世堂药店的总店就坐落在这里。

  真正将济世堂药店发扬光大的是第3位掌柜的——柳天壶。公私合营的时候,因为柳天壶拒绝献出秘方,又加之剥削药厂工人口碑不佳,有人提议,要将他当成奸商的黑典型镇压,吓得柳天壶仓皇跑路了,最后结果,听说他是客死异乡了。

博物馆里夜晚有咳嗽,他侦破了60年前的悬案

  马来西亚的宣德堂药业集团相中了济世堂这块金字招牌,在原址上投资建设,成立了济世堂总店博物馆。戎信作为外方投资的代表,就成了这座博物馆的馆长。

  济世堂总店博物馆成立还没有两个月,怪事来了,有不少游客在博物馆参观的时候,会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晚上留宿的游客也会隐约地听到诡异的咳嗽声——咳嗽鬼闹屋的消息传出,游人锐减,考古学院的教授司马鼐听到消息,却大感兴趣,他领着自己学中医的女儿司马盈盈坐车来到了清流古镇。

  济世堂博物馆占地三十几亩,这里的房屋都是老式的砖瓦建筑,偌大的古宅全是灰暗的色调,房顶上长着荒草,完全是一种鬼片背景的感觉。

  司马鼐用了半天的时间,先把济世堂的药店和住宅区都检查了一遍,并没发现有什么闹鬼的线索。盈盈一见找不到作祟的鬼魂,也觉得没有意思,就躲到院子里的紫藤架下,读她带来的《飘》去了。

  到了下午,戎信领着司马鼐才转到药作坊那边,刚走进跨院斑驳的木门,就传来了“唰,唰,唰”竹扫帚扫地的声音,一个后背佝偻得可怕的黑衣老人正在打扫着院子。

  司马鼐和老人打了声招呼,可是那个老人却头也不抬,依旧在打扫落地的桐树叶。戎信一解释。司马鼐才明白,原来这个又聋又哑的老人名叫刘倍三,人送外号刘背山,土改那年,他在这里被分了一座房子,这里被辟为博物馆后,戎信考虑他孤身一人,就叫他黑天打更,白天打扫卫生,他就成了博物馆编外的一名工作人员。

  打开了几间堆放杂物的药作坊,可是司马鼎并没有找到咳嗽鬼闹屋的线索啊。司马鼐不甘心,他正要叫戎信打开另一座更为破败的制药作坊的时候。没想到打扫卫生的刘背山“咿呀咿呀”地惊叫了几声,他见司马鼐听不明白,挥起竹扫帚,在门边斑驳的青砖墙上一划拉,扫掉了墙上的灰尘和青苔后,出现了“闲人勿入”四个字。

  原来100年前,在这间药坊里干活的药工都奇怪地患上了咳嗽病症,解放后,很多人都揭发说是柳天壶的剥削毒害了药工,那些药工死后,他们的阴魂不散——这就是那间时常发出咳嗽声音的鬼屋啊!”

  司马鼐当然不信,等戎信打开药作坊的木门,司马鼐迈步走进去的时候,他忽然就觉得喉咙眼发痒——咔咔咔——他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戎信也是吓得汗毛倒竖,看来这咳嗽鬼闹宅一说,还真的存在啊!

  第二章:鬼影幢幢

  到了晚上,司马鼐父女二人就被安排住在博物馆最好的客房里,这座客房原来是柳天壶的卧室——老式的房屋建筑,雕窗木床,古色古香。司马鼐住在了外屋,盈盈住在了里间的房子里。

  司马鼐吸着烟斗,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刚迷糊着,就听里屋的盈盈发出了一声尖叫,司马鼐急忙摸起手杖,扭亮电灯,推门冲进了女儿的睡房。

  司马盈盈脸色煞白,她是被一阵恐怖的咳嗽声惊醒的。值夜班的戎信拿着手电筒也被吸引了过来。三个人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可是除了风声和蛐蛐叫,哪有什么咳嗽的声音啊!

  戎信正要安慰盈盈几句——就听室内的墙角响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咳嗽声“咳咳,咳咳!”听着这好像是地底下传来的咳嗽声,盈盈汗毛倒竖。司马鼐考了一辈子古,荒陵古墓进去的不少,自然不信鬼神,他和戎信一起,顺着咳嗽声传来的方向,慢慢地摸了过去。

  两个人一直找到了卧室的东墙角,咳嗽声是透过柚木的地板传上来的。司马鼐看了一眼戎信,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把考古用的小刀,探进了已经翘起的柚木地板的细缝,正要去撬那地板……就见戎信用哆嗦的手,指着旁边的一扇窗户,黑漆漆的窗玻璃外面,竟贴着一张模糊的脸,外面那个人瞪着死鱼一样的眼睛,正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呢。

  司马鼐和戎信一前一后,从门口冲了出去,可是窗外,哪里有什么人影啊。两个人正在四下寻找线索的时候,就听假山的后面,爆起了一声惨叫,等两个人飞奔过去,才发现了一个黑影趴在了地上,黑影的旁边,还掉落着一根木棍,两个人一使劲,将那个黑影按在了地上,等那个黑影“咿呀,咿呀”地怪叫了几声,两个人才看清楚,原来被捉住的正是刘背山啊。

博物馆里夜晚有咳嗽,他侦破了60年前的悬案

  刘背山的脑袋正“哗哗”地淌血呢。他一比划,两个人才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今晚巡夜的时候,竟发现了一个黑影子,黑影子从柳天壶的卧室方向逃到了假山后,他还以为是夜入博物馆的窃贼呢,他抡起棒子给了那个黑影一下,那就是那一声惨叫的来历,那个黑影子好像很有功夫的样子,反手夺下刘背山的木棍,将刘背山打倒再地,然后就跳墙逃跑了。

  戎信急忙找来纱布,给刘背山包扎好头上的伤口。他和司马鼐在院子里检查了一下,确定无人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屋内,等他们撬开柚木地板,地板下竟是一个黑漆漆的窟窿。很明显,这是一个老鼠洞啊。

  三:真相大白

  等两个人找来了铁锹,把老鼠洞挖开,只在里面找到了一只已经死去多时的癞蛤蟆!

[责任编辑:高灵杰]

1 2 下一页 尾页

2
1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博物馆里夜晚有咳嗽,他侦破了60年前的悬案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