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99艺术网)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丛林》,磨砂相片纸,180×675cm,单飞鸣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丛林》(五联之一)

近日在北京央美术馆开幕的摄影群展“另一种风景”上,单飞鸣的作品显得尤为不同。五联摄影作品《丛林》占据了整面墙壁,背景刷成翠绿色,亮度比之其他白墙壁空间明显暗了许多——而作品本身更暗。如果观众从头开始慢慢地逛到这里,在刚看到作品的前几秒时间里几乎是什么也看不清的,只感觉到大面积的黑色包裹了视线。

可当你走近之后,才会发现被周围光亮所遮蔽的内容:一大片似乎无边无际的原始山林,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都是静止而清晰地在那里,仿佛时间被瞬间凝固。随着目光的游移,这片黑色会展开为更多的树林细节,没完没了,直到最终把观者所淹没。这时候再往后退,去看整个作品的全局,就会有异乎寻常的感受。

“以前玩《帝国时代》,游戏开始时,打开地图是全黑的,巡逻兵走到哪儿,哪儿就亮起来。人生也是这样,过去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清晰的、已知的,往未来看的时候都是全黑的,走近了才会看到细节。”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单飞鸣这样解释自己的作品。

2010年,单飞鸣从德国不伦瑞克美术学院硕士毕业归国,对之后的生活完全没谱,焦虑而忐忑。“前面生活结束了,新生活还没开始,卡在中间心里没数。每次我路过那边正好是早上天蒙蒙亮,十一月份的云南山区总有很多雾气,大雾后面的原始丛林与我当时的心境刚好对应。”他说。

开始的时候,摄影师每天追着晨雾拍,可是雾气非常难以表现——常常肉眼看着是浓雾,拍出来却淡薄很多。他决定更换方案,去拍夜里的丛林。每天傍晚从太阳下山到完全黑透,大概只有不到半小时,单飞鸣用4×5大画幅相机拍了很长时间,拍完到北京冲洗,结果却太亮,又得回去重新拍。“最后觉得很好了,拿到北京冲洗完放大看,叶子又是虚的——这也不是我想要的。”他说。

辗转三年,他最后用佳能5D3数码相机拍出许许多多张小尺幅作品,然后拼贴在一起。据艺术家说,五联画里总共有六七百张小的照片,“曝光时间至少需要十几秒,不可能保证所有的叶子都不动。最后需要巨大的画幅体量,才有把观众吸进去的效果。”

人类对于笼罩在黑暗里的庞然大物有着未知的恐惧感,同时又混杂着丛林生命所具有的原始冲动——两者混合在一起,成为单飞鸣当时对自己未来的观望态度。

从小学习国画的底子让单飞鸣的摄影作品充满了难以名状的传统审美。在《丛林》和另一组同时期的作品《惊蛰》中,类似散点透视的画面铺陈让寻常的树木、枝条都显得超脱于日常所见。后者尺幅较小,但画面中错综复杂的草木线条与背景远处平静的湖面形成反差。对于单飞鸣而言,这也同样是他内心状态的写照。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惊蛰》之一,磨砂相片纸,120×94cm,单飞鸣

本次展览包括了单飞鸣在内的18位艺术家、一位收藏家总共113件作品,他们代表了当代摄影创作之中的不同面向。比如蒋志《无名星球的纪念碑》里,蓝色灰尘堆成坟冢,金属质地的十字架——它们既显示出微小世界、又给人以宏大的宇宙观。

王宁德《有形之光》三件作品摆成一列,乍看以为是抽象摄影,可凑近才意识到这是由光线投射在整齐排列透明底片上所构造的影像拼贴。再如洪磊拍下苏州园林的经典场景,却把当中宁谧的水面与云朵染成血红色,借此反转大众所熟知的图像。

展览将从即日起持续至10月9日。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无名星球的纪念碑》3,数码照片,蒋志,2016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有形之光》-水纹NO.09,摄影装置,王宁德,2016

编辑:隋萌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他镜头里的黑暗森林,隐喻着不可知的人生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