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中华网)

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季承表示坚决上诉,北大方面则表示对判决很满意。法院表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有公益性质,即使季羡林本人也无权单方面撤销。

昨天上午,市一中院对备受关注的季羡林之子季承告北大要求返还季羡林收藏品的案件做出了一审宣判,法院全盘驳回了季承的诉讼请求。季承表示坚决上诉,北大方面则表示对判决很满意。法院表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有公益性质,即使季羡林本人也无权单方面撤销。

649件珍贵藏品

引来官司

2009年,大师季羡林去世,身后留下的众多收藏品引来争议。季羡林曾于2001年7月与北京大学签订一份捐赠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将属于季羡林个人所藏的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将分批分期由赠与人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本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

但季羡林之子季承起诉称,2008年12月,季羡林曾书嘱“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并声称季羡林已于2008年的书嘱中表明全权委托季承处理撤销2001年这份捐赠协议的事宜,据此,主张北京大学返还以上珍贵文物共649件。

季承败诉

欠50万诉讼费

昨天上午,一中院对该案做出了一审宣判。法院认为: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全权委托的受托人虽然有权利提起本案诉讼,但是因季羡林先生与北京大学签订的《捐赠协议》已然成立并合法有效,且属于公益性质的捐赠,即便季羡林先生本人都不能撤销。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的全权受托人只能按照委托人的真实意思实施委托事务。季羡林先生本人经过深思熟虑签订《捐赠协议》,其直至逝世都未明确表示要撤销该《捐赠协议》。

据此,北京一中院判决驳回原告季承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诉讼费50万元也需由季承承担。季承方面当即表示将提出上诉。据了解,由于季羡林留下的字画等藏品价值极高,法院对其估值在一亿元以上,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财产纠纷的案件诉讼费与争议财产标的额直接挂钩,讨要这亿元遗产的诉讼费高达50万元。季承方面此前曾表示拿出50万诉讼费有困难,法院允许其缓交诉讼费等待法院判决。

疑问1季承是否有权提起诉讼?

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概括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一般而言,委托人或受托人死亡的,委托合同应终止,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根据委托事务的性质不宜终止的除外。季羡林先生作为文化巨人,逝世后应有很多生前以其名义开展的具体事务需后续处理,本案所涉事项就属于这种情况。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因此,季承有权提起诉讼。

疑问2捐赠协议是否成立有效?

根据我国合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人民法院能够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季羡林与北大之间捐赠协议的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都是可以确定的,应认定合同成立。此外,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因此,季羡林与北京大学间的捐赠协议自成立时有效。

疑问3涉案捐赠协议已被撤销?

我国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除外。法院据此认为,本案中的捐赠协议,从捐赠目的、受赠人特点、捐赠物品属性来看,具有公益捐赠的属性,即便季羡林先生本人也不得撤销。

证据显示,北大有关负责人曾于2009年1月在医院就捐赠事宜向季羡林表示“这些字画最后怎么办听您的意见,尊重您的意见”。季羡林先生回答:“这书,就归学校……那些藏画,慢慢再商量……再考虑考虑。”法院审理认为,法律规定解除已生效合同,双方必须有明确的、一致的意思表示。季羡林所说的“再考虑考虑”,只表明其具有一定犹豫,但直到逝世,都没有明确表示要解除协议。因此,本案捐赠协议并没有被双方当事人合意解除。

话题

公益捐赠缘何不能撤销?

对于很多人来说,公益捐赠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公益捐赠”为何物?为什么不能撤销?

“公益捐赠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或增进公共利益,如本案中捐给北大,是为了教育,为了给学生老师借阅、研究等学术用途。”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孙若军说。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其属于公益捐赠出于三方面原因:从性质而言,北大属于非营利性的教学科研机构,承担着培育社会英才、促进科学文化繁荣的使命;第二,季羡林捐赠的物品包括苏东坡字画及古代的砚台等,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第三,捐赠时,双方在北大举行了捐赠仪式。季羡林在发言中表示,希望将这些物品还给国家和人民。

“公益捐赠不能撤销。不仅意味着季羡林方不能撤销,北大也不能撤销。”孙若军表示,立法者经过反复论证做出这样的安排,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公共利益。“比如说,受赠方已经对受赠物做出安排,一撤销就打乱了原计划;再有就是防止有人利用公益的名义进行炒作。”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季承表示坚决上诉,北大方面则表示对判决很满意。法院表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有公益性质,即使季羡林本人也无权单方面撤销。

昨天上午,市一中院对备受关注的季羡林之子季承告北大要求返还季羡林收藏品的案件做出了一审宣判,法院全盘驳回了季承的诉讼请求。季承表示坚决上诉,北大方面则表示对判决很满意。法院表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有公益性质,即使季羡林本人也无权单方面撤销。

649件珍贵藏品

引来官司

2009年,大师季羡林去世,身后留下的众多收藏品引来争议。季羡林曾于2001年7月与北京大学签订一份捐赠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将属于季羡林个人所藏的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将分批分期由赠与人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本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

但季羡林之子季承起诉称,2008年12月,季羡林曾书嘱“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并声称季羡林已于2008年的书嘱中表明全权委托季承处理撤销2001年这份捐赠协议的事宜,据此,主张北京大学返还以上珍贵文物共649件。

季承败诉

欠50万诉讼费

昨天上午,一中院对该案做出了一审宣判。法院认为: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全权委托的受托人虽然有权利提起本案诉讼,但是因季羡林先生与北京大学签订的《捐赠协议》已然成立并合法有效,且属于公益性质的捐赠,即便季羡林先生本人都不能撤销。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的全权受托人只能按照委托人的真实意思实施委托事务。季羡林先生本人经过深思熟虑签订《捐赠协议》,其直至逝世都未明确表示要撤销该《捐赠协议》。

据此,北京一中院判决驳回原告季承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诉讼费50万元也需由季承承担。季承方面当即表示将提出上诉。据了解,由于季羡林留下的字画等藏品价值极高,法院对其估值在一亿元以上,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财产纠纷的案件诉讼费与争议财产标的额直接挂钩,讨要这亿元遗产的诉讼费高达50万元。季承方面此前曾表示拿出50万诉讼费有困难,法院允许其缓交诉讼费等待法院判决。

疑问1季承是否有权提起诉讼?

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概括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一般而言,委托人或受托人死亡的,委托合同应终止,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根据委托事务的性质不宜终止的除外。季羡林先生作为文化巨人,逝世后应有很多生前以其名义开展的具体事务需后续处理,本案所涉事项就属于这种情况。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因此,季承有权提起诉讼。

疑问2捐赠协议是否成立有效?

根据我国合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人民法院能够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季羡林与北大之间捐赠协议的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都是可以确定的,应认定合同成立。此外,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因此,季羡林与北京大学间的捐赠协议自成立时有效。

疑问3涉案捐赠协议已被撤销?

我国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除外。法院据此认为,本案中的捐赠协议,从捐赠目的、受赠人特点、捐赠物品属性来看,具有公益捐赠的属性,即便季羡林先生本人也不得撤销。

证据显示,北大有关负责人曾于2009年1月在医院就捐赠事宜向季羡林表示“这些字画最后怎么办听您的意见,尊重您的意见”。季羡林先生回答:“这书,就归学校……那些藏画,慢慢再商量……再考虑考虑。”法院审理认为,法律规定解除已生效合同,双方必须有明确的、一致的意思表示。季羡林所说的“再考虑考虑”,只表明其具有一定犹豫,但直到逝世,都没有明确表示要解除协议。因此,本案捐赠协议并没有被双方当事人合意解除。

话题

公益捐赠缘何不能撤销?

对于很多人来说,公益捐赠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公益捐赠”为何物?为什么不能撤销?

“公益捐赠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或增进公共利益,如本案中捐给北大,是为了教育,为了给学生老师借阅、研究等学术用途。”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孙若军说。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其属于公益捐赠出于三方面原因:从性质而言,北大属于非营利性的教学科研机构,承担着培育社会英才、促进科学文化繁荣的使命;第二,季羡林捐赠的物品包括苏东坡字画及古代的砚台等,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第三,捐赠时,双方在北大举行了捐赠仪式。季羡林在发言中表示,希望将这些物品还给国家和人民。

“公益捐赠不能撤销。不仅意味着季羡林方不能撤销,北大也不能撤销。”孙若军表示,立法者经过反复论证做出这样的安排,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公共利益。“比如说,受赠方已经对受赠物做出安排,一撤销就打乱了原计划;再有就是防止有人利用公益的名义进行炒作。”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季羡林藏品儿子没份儿 本人亦无权单方面撤销捐赠(1)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