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99艺术网)

1986年,毕业于四川美院的画家程丛林开启了旅居欧洲的生活。在德国奥斯纳布吕克,他用39个月创作了《大地史诗——迎亲的人们、送葬的人们》。整件作品长62米,高2米。画中的行人被象征性的黑白画面分割开,现实的景象与艺术家的想象在被至于同等篇幅。观看者穿行其间,仿佛看到迎亲与送葬的两对人马从眼前走过。此作在德国展出时,策展方将作品分为两部分,相互对峙,形成一条视觉走廊。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大地史诗——迎亲的人们、送葬的人们》,作于1987年至1990年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大地的史诗》局部
 
8月5日,《大地的史诗》被以相同的方式放置在上海自贸区艺术品交易中心展厅,与其他200多件油画及素描手稿汇成《悯伤的史诗:程丛林作品大型项目》。展览分为两部分,除自贸区展厅外,《华工船》等另一些油画作品被放置于外滩的泓盛空间。
 
台湾收藏家、山艺术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林明哲是程丛林这批作品的收藏者。他与程丛林相识于1988年,并在当时向他订下了《大地史诗》,之后28年间,他总共为程丛林举办3次个展。“这次展览是所有个展中展出作品数量最多的一次。”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说。
 
肃穆的长卷
 
在艺术史家高名潞看来,《大地的史诗》中的人物是具有“纪念碑性”的。画作描绘大山里的彝族迎亲、送葬的场面,两件事情的气氛应该是全然不同,然而,在画面中,它们被画家赋予相似的色调。高名潞认为:“程丛林这样的绘画方式包含着他对生命的顽强与执着的思考。对于生命的起源与终结,他抱着同等肃穆的情感。”
 
艺术家本人则在作品的附言中这样写道:“通过描绘对生命的迎送,这两件人类生活中常见的事情,我寻求体现一个事实:我们的视觉和感觉是同时作用的。”
 
此次展览中展出的,除了巨幅画作与长卷之外,还有更多的描绘乡间道路、房屋、庙宇的中等尺幅作品。画作的创作时间集中于1980-1995年,这也意味着林明哲对程丛林作品的收藏集中于这一阶段。“我对画家这个时期的作品非常有感情,尤其是他作品中所含有的宗教性,你看到的只有肃穆,没有痛苦。”林明哲告诉第一财经。
 
“他把西方的写实艺术和油画融入到现代主义的画作中。两幅作品都非常肃穆,色调深沉但富于变化,这就是油画的调性。”艺术评论家邵大箴这样评价程丛林的《大地的史诗》。
 
林明哲于1980年代后期介入内地艺术家作品的收藏,“川美”画家是其收藏体系的重中之重。如今,这位屡屡买空画家画室的藏家将把程丛林这批作品作为整体出售。言及此,林明哲说:“从去年开始,我已经不做美术馆,这批画在我手中也不会让更多人看到。我希望这些作品能够到一个真正喜欢这位艺术家,并拥有美术馆的人手中。”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程丛林为《大地的史诗》所画的手稿(局部)
 
“伤痕”与“寻根”
 
虽然不在此次展览之列,程丛林的《1968年某月某日.雪》却是邵大箴、林明哲、高名潞不约而同提到的。这件作于1979年的油画以灰冷的色调渲染一段文革中的血腥记忆,使得时年26岁的程丛林一举成名,并被认为是“伤痕美术”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1970年代末艺术界掀起的对文革的反思,当时的重要画家包括罗中立、程丛林等人。他们的着眼点主要在于反思传统、反思民族性。”高名潞是“85美术运动”的重要研究者,著有《85青年美术思潮》以及《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在他看来,1985年是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的重要年份,其先声早在1976年便已鸣响。
 
然而,仅仅过了4年,在中国社会大力寻求城市化与市场转型的时候,四川的这批艺术家转而回到乡土,描绘边疆少数民族和农民。“这与当时的寻根文学是相对应的,在追寻现代化的时候,艺术家们首先是向前探求,寻找民族之根。”高名潞告诉第一财经。他同时指出:对“乡土社会”这一题材的偏爱,也与罗中立、程丛林等画家曾经的下乡经历有关。
 
关于程丛林与同时代“伤痕美术”代表性人物的差别,高名潞对第一财经作这样的表述:“程丛林的比较注重历史性,他对历史的表现往往不是某一瞬间,而是一个富于动态的长卷。同时,他的作品又比较具有符号性,而表达永恒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符号。”
 
“对一位30多岁的艺术家而言,完成这样一个庞大的艺术工程非常不容易,在当时的世界范围内也很少见。”邵大箴这样评价《大地的史诗》。从林明哲的收藏来看,程丛林刻画历史题材的大尺幅画作主要集中于1980年代,完成于1984年的《华工船》与1990年的《大地的史诗》都具有标志意义。“1990年之后,程丛林几乎很少画长卷巨作了,他的创作开始转向风景小品。”高名潞说。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华工船》1984年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古寺》1992年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村口》1993年

编辑:汪珂宇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他用画笔塑造了迎亲与送葬的“纪念碑”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