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光明网)

  赵锡山是谁?他并不是什么科班出身的画家,甚至从未学过画,他是一位在前门鲜鱼口附近的胡同里住了74年的北京老人。几十年来,他一支笔,一卷纸,不参考任何资料,全凭脑子里的记忆,画了1000多张逼真的北京图景。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我只画自己看到过的东西”,赵锡山说,“看到的是什么样就画成什么样,肯定是真实存在的。我每回作画都是把脑中的记忆用画面进行转换,没有附加任何的夸张、修饰。”可是,看着老人那些充满童趣的画,仍然可以深深感到,隔着五六十年的时光回望童年时的北京,再真切的记忆也带上了一种梦幻般的美丽,那是老人心中的一座永不褪色的城。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如约来到赵锡山先生的家,前门附近一条很安静的胡同,一片青瓦灰墙,典型的老城风景,推开院门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几盆花草,一片翠竹,院子中间挖了一个小小的池塘,浮萍数片,金鱼几尾,顿觉清爽无比,把暑气全都挡在了院外。

  在廊下随意而坐,赵锡山先生摇着蒲扇,一口京腔,缓缓道来,人生几十年的悲喜便在这一个下午匆匆而过。

  “看见这房的大梁了吗?这么粗这么结实,修房的时候把工人都吓了一跳,160多年的老房了,那时候用料真是讲究啊!”老人眼里充满对这栋老屋的眷恋,这是他的出生地,也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他的画中多次出现这片街区,每个院落的格局都清晰可见,因小时候串门经常出入,他家这三间高大的北房格外显眼。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赵锡山祖上是前门一带做帽子的手艺人,一直传到父亲这一辈。解放前夕,父亲用多年积蓄买下了这几间房产,不久却去世了。靠着母亲在街道做点杂活挣到的微薄收入,赵锡山和母亲艰难度日。即使生活如此清贫,童年依然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

  从小至今,赵锡山最大的乐趣便是画画。“老北京人大多喜欢养鱼养鸟,我却没有这方面的嗜好,因只愿见其生,不忍见其死,画画却是自娱自乐的一项活动,谁也妨碍不着。”

  家境贫寒,赵锡山没钱学画,全靠自己琢磨,竟然无师自通,美术课作业常得“甲上”,老师还给他写下了“爱钻研艺术”的评语。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那时候,大家都说我画画儿好。”赵锡山便立下了专业学画的志愿。1962年参加高考时,他一直心心念念想报考中央美术学院,为此也做了很多准备。可是,到了该填报志愿的时候,却传来一个坏消息,因为1962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家经济困难,部分高校专业都停止了招生,很不巧,赵锡山想报考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专业赫然在列。

  在志愿填写的最后三天,赵锡山无奈临时改报了北京师范大学英语专业,顺利考取。“报考师范主要因家境不好,因为只有这个大学买书吃饭都不花钱。”1968年赵锡山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第五十二中学,成了一名英语教师,一直干到退休。

  少年时阴差阳错,与美术梦失之交臂,然而赵锡山却并未放弃,自己摸索绘画技艺,几十年笔耕不辍,年过七旬终于开了个人画展,却是意外之喜。

  赵锡山的画确实自成一格,既有工笔画的细腻工整,又有油画的透视与光影,还带着质朴的童趣,但最打动人的还是画中浓浓的眷恋。他画的是个体记忆,却唤醒了人们对于北京这座古城的更多思念。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前三门景观》、《正阳门全景图》、《五十年代的天安门广场全貌》、《五十年代初前门周边景观》……在赵锡山家中,看着老人缓缓打开一个个卷轴,老北京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看,这张《前三门景观》,是我1977年画的。现在的前三门跟解放初比,有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赵锡山摊开5米长的画作,一处处介绍。“后面这是棋盘街,棋盘街之后是大清门,大清门就是后来的中华门,中华门是在建天安门广场时拆的……”

  另一幅《原天安门前景观图》上,长安街上赫然还有东西各两座门,“我们小时候管它们叫做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后来因为妨碍交通给拆了。”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在《崇文门景观图》上,一列火车从城墙下穿城而入,城楼下白烟滚滚。“当年北京火车站在前门,铁轨是从崇文门旁边过的,崇文门的瓮城拆了一半,把门洞扩大,铺了双向铁轨,常过火车,这是我上下学经常看到的景象。”这个印象在老人心中如此鲜明,“连火车的零件都记得一清二楚,我把它们如实地画了下来。”

  对于过往,他如数家珍:“老北京内城有九个城门楼子,正阳门城楼是最宏大的,它与其他城门楼不一样,朝南一面有十根柱子,崇文门是八根柱子。”仔细一看,老人的画作里十根柱子分毫不差。前门是赵锡山的出生地,所以在他的画卷中出现最多,话里话外都透着不一样的感情,“正阳门是北京城冲南、正中间的一个城楼,所以地位最重要,不信你数数箭楼上的箭孔,别的城门都是每层12个,只有正阳门是13个。”小时候每天从正阳门下过,这些小细节已经深深印进脑海。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我画的时候全凭记忆,不参考老照片、老资料。”赵锡山画的故宫栩栩如生,但令人惊叹的是,老人虽有40年没有去过故宫,竟然连歇山顶和庑殿顶这样专业的建筑细节都记在心里。

[责任编辑:高灵杰]

1 2 下一页 尾页

2
1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神奇老人”画下解放初的北京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