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99艺术网)

为期三个月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乌托邦 异托邦”在一系列大数据中拉下了帷幕“访客10万4327人次(北栅)、国内外400多家媒体参与、1441篇文章报道、社交平台百万推送量……”(主办方统计)。3个月的展期中,无论是各大艺术门户网站、公共平台,还是私人微信、微博对于展览都一面叫好,乃至批评家杜曦云评价“这是2000年之后在中国举办的最具国际化、最好的大展”;利物浦泰特美术馆馆长:“乌镇艺术展可媲美西方高品质展览”……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在全面的刷屏声中,不禁让人疑问,展览真的这样“无屑可击”吗?
 
如只是和国内现今的绝大多数的群展做对比,本次乌镇国际艺术邀请展可给80分,甚90分。因为无论是从展览规模、展陈品质、还是其影响力,都可视为上层之作。而大批国际艺术大佬(阿布拉莫维奇、霍夫曼、艾未未、安·汉密尔顿、达明安·赫斯特、林璎等)的加盟更组成了近十多年国内展览的“最强阵容”。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精神之屋》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最后的晚餐》达明安·赫斯特
 
但回到展览本身,去探讨展览与乌镇、展览作品与展览主题、乃至展览所带出的学术性,或许这个分值将有所折扣。回头听听这三个月中的叫好声,其实更多的是对展览中的那些明星艺术家叫喊,为那些很少在国内亮相的作品举旗。这样让展览不免有刷脸的嫌疑,同时又让人疑问“展览除了大咖艺术家的作品还有什么?当代艺术能在“文化乌镇”下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色房》 艾未未 清代(1644-1911)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纽约的维度》林璎 佛蒙特大理石

 
99艺术网记者在展览闭幕式上采访了本次展览主策展人冯博一,在交流中,冯博一对展览”打明星牌”的方式也微感无赖,但同时又理解主办方这一举动。因为此次乌镇国际艺术展是乌镇所主办的第一个有关当代艺术的展览,为了在热闹的当代艺术圈中打响知名度、获得一定的影响力因而采用了此讨巧方式。
 
第一次的举办虽然在学术上有所欠佳,但这并未消除主办方对于展览整体的把控,尤其在场馆及展陈设施的建设上。主办方在数月中,将以往废弃的蚕丝产房改建成一个具有国际规模的艺术展厅,其速度不禁让人惊叹“乌镇速度”。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初期的展厅外观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建成好的展厅外观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初期展厅内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建成后的展厅内
 

“乌镇速度”反射了整个“文化乌镇”在十余年间所积累的经验与专业度:从1999年开发以来,乌镇开始打造江南古镇文化,而2013开始每年所主办的“乌镇戏剧节”,已被行内公认为中国最好的戏剧节,而其后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木心美术馆”的建立更让乌镇在文化方面进一步扩展。到2015年,其年度游客量早已过600万人次。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乌镇大剧院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戏剧节演出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木心美术馆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木心美术馆内部

 
而此次,在乌镇国际当代艺术节期间,乌镇(西栅)景区的游客量便在百万以上。减去专门为展览而来不进入景区的极少人数,面对100万游客的基数,此次艺术展只抓取到了十分之一的观者量,其不免让人觉得当代艺术在“文化乌镇”体系下所面临的尴尬局面。或许有人质问,艺术自古都是小众群体,展览观者量并不能同景区游客量同日而语。但从最近英国某评论机构公布的数据来看,英国泰特美术馆已成为英国三大旅游胜地之一。从这点来看,景区游客量并非不能在展览观众量间划等号。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节假日的乌镇
 
据本次乌镇当代艺术展工作人员介绍,此次在所有的参展作品中,人气最为旺盛的并非来自那些国际大佬,而是来自中国艺术家尹秀珍的装置作品《子宫》。其受大众欢迎最为简单的缘由便是,该件作品建立了一个粉色神秘的空间,诱似观者愿意停留,进入……从该点来看,展览以及作品如何吸引更多的观众,提高观众的观展感受,增强作品与观众间的互动性是国内艺术从业人员,乃至艺术家值得思考的。艺术家在创作作品、策展人在陈列作品是否还需一味执着自我的学术性,而完全忽略大众的体感。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尹秀珍《子宫》
 
回到展览与乌镇本身的关系来讲。此次展出作品,除了11件作品是展陈在乌镇西栅景区以外,其余的作品都展陈在传统意义上的“四方盒子”的北栅展厅中。而展出作品,除了极少部分是根据乌镇本身的文化特点定制而成,其余大部分的作品其实都是全国各大展厅中的常客。这样的常规表现,或许很难让观者体验到乌镇当代艺术展的意义;甚至当观者走进“四方盒子”时或许已遗忘自己的所在地是乌镇,不以为然间,以为仍是北上广某个大型美术馆……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汉密尔顿《唧唧复唧唧》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面对这种议论,冯博一表现的仍是无奈。作为策展人除了要考虑展览品质和学术等专业面,同时也要兼顾成本与主办方间的关系。这种无奈在选择作品时体现得尤为明显:展览虽然是以“明星牌”的方式进行,但这也并非易事。在邀请一些国际大佬时,策展团队根本没有对作品的挑选权,艺术家无论拿什么作品,主办方也只有欣然接受。第一届展览在专业与影响力间,主办方选择后者,因为相比与专业,如今人们更加倾向于“快读”的模式,文字也好,展览也罢。作为展览大厨的他,也只好去调和一道符合大众习惯的大展。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第一届闭幕会
 
整体来讲,第一届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虽然在各方面仍有遗憾,但正是因为如此,它不仅为敲响了国内高规格艺术展常规模式的警钟,警示我们不要让当代艺术展成为另外一个秀场;也让我们深思这种国际大展将来的策展方向。第一届以“打明星牌”的方式所取得的影响力和口碑为基石,面对2018的第二届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冯博一才能抛开其他顾虑,表现出第二届绝对专业、学术化的态度和信心,让当代艺术真正和中国最小行政单位之一的乌镇相融。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展第二届将于2018年3、4月进行;参展人数、规模等方面将扩大一倍以上。而展览场地除了保留第一届的全部,还将对乌镇70年代,建筑面积约为8000平方米的“旧粮仓”进行改造。
 
在第二届还未到来之前,我们先看看其他国家当代艺术与小镇间成功相融的案例:

不属于美术馆的“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濑户内海
 
濑户内海虽然行政单位并非小镇类型,但其借助艺术让濑户内海各小岛满血复活,也有我们可取之处:
 
濑户内海自古以来作为交通大动脉起着重要的作用。很多船来来往往停泊诸多岛屿,不断传播新的文化和样式。这些文化与岛屿的固有文化联系起来,造就了独特风俗。但随着全球化、效率化、均匀化的现代,岛屿人口越来越少,老龄化,地区活力下降,岛屿的独特性也逐渐消失。从2010开始,濑户内海各小岛以三年展的形式,邀请日本国内外知名策展人和当代艺术家,根据当地环境制作作品,营造艺术氛围,改善地区面貌,以此吸引国内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通过和岛上居民的交流,发展旅游业,使岛屿经济重获活力。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而为各岛定制的作品也不是单纯的美术作品,而是在废弃屋和大自然中展开,作品如同从特定区域的地下生长出来一般。也就是说,这些作品只属于这里,而不是可以任意复制到其他空间或展览上,由此孕育出当代艺术新的展示形式和公共艺术新的可能性。此外,许多作品不是一次性地随艺术节的结束而被拆除,而是作为地区公共事业的一部分,成为当地的永久设施,形成独特的公共艺术景观。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正如“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福武总一郎所指出的那样:“艺术要引导大众,艺术自身不是主要的。艺术要激活和焕发出自然和历史的优长,以此和大众产生互动,即引发感动和某种感情。这不是单纯的观赏,应该具有提升观者生活方式的可能性,这才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云门舞集 池上行动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云门舞集 池上行动”虽然并非一场当代艺术项目展览,但其围绕着台湾池上小乡所展开的一系列艺术行为也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池上是台湾一个人口仅三千多人,但却有数千亩稻田的小乡。其命运从此与稻田相连,这个落在中央山脉和海岸山脉之间的山乡产出了亚洲乃至世界最好的大米。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稻禾》首演谢幕
 
台湾云门舞集在2013年成立40周年之际,为了感恩这片土地对于台湾的恩惠,特意将舞台辗转于这片稻田,通过一系列的策划上演了一场别一样的“舞姿”——《稻禾》:
 
团队从2011年就开始着手于此次池上活动。首先他们让摄影师用多个镜头去记录稻田在1年里的每个瞬间(24小时无休),然后在这数千小时的素材中,剪辑出属于稻田的春夏秋冬、阴晴圆缺作为舞台背景。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舞者在稻田里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而参加此次《稻禾》的舞者,也必须在稻田中亲身劳作。用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的话来说,让舞者亲自长久体验耕地,就是想让他们记住什么是“面向土地,背向田”;让他们去感觉这片土地的沉、重、厚、实,记住它本有的力量。而这一系列看似与跳舞无关的耕种姿势,最后也被编排进了舞蹈中。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在首场的开幕式中,团队只邀请了池上乡民作为观众,他们融合稻穗、桔梗在不同时节、时间中的造型和稻田中的变化,依次用肢体演绎泥土、风、花粉、日光、谷实、火和水七个篇章,去展现农耕文明一整年的轮回。
 
麦芽中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成长中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结实时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收割后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当舞者们用现代舞的语汇表现四季交替、春种秋收时,背后的大屏幕也播放着在池上拍摄的记录稻米生命周期的影像。蓝天白云、稻浪滚滚,稻禾的影子映在舞者身上,仿佛文身一般,述说对土地的深刻情感。

编辑:孙毅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小镇艺术这样做 看看乌镇和其他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