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妙神秘的聊斋世界!借神狐妖,歌颂女性真、善、美!

安静,女,祖籍河北,先后求学于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现为北京市美协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乌克兰国立美院荣誉教授,中俄油画协会理事。中国名家画院特聘画家。

走进安静的聊斋世界

去年春天,马瑞芳教授告诉我北京画家安静女士要来纪念馆拜谒蒲松龄,并告知安女士正在创作聊斋女性油画系列。这让我很惊讶,很高兴!惊讶的是以油画形式创作聊斋女性系列画,我至今没有见到;高兴的是,聊斋文化的传播又增添了一种新的途径。

初见安静女士,她身着民族特色的蓝色长裙,外搭一条大红披肩,安静贤淑,气质若兰。交谈中,了解到她创作聊斋系列画的初衷,油画自明中叶传入中国,在中国生根发芽,却还没有人认真尝试过用来自西方的艺术形式表现中国古典文学和神话,她很希望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以油画形式体现中国古典文学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她青睐《聊斋》,《聊斋》中那些充满神秘、浪漫色彩的故事,给了她足够的创作激情和灵感,她意在从女性的视角进行别样的演绎。过去的评论者和影视改编者几乎都是男性,以女性视角对《聊斋》的诠释与理解,将是别有洞天。此时安静女士已完成了部分画作,我作为一个门外人,对油画的技艺不敢妄下结论,但看到安静女士以写实手法创作的聊斋女性人物,美貌精灵,刻画逼真。我不仅赞叹她的绘画功力,很期待她的画作早日完成。

时光飞速,转眼来到了2017年底,安静的《致意聊斋》系列画第一部分创作完成,真为她高兴。这第一部分是以25个故事为蓝本创作的25幅《聊斋》画面。从这些画作中,可以看到安静对聊斋人物的深刻理解。她在表现黄英时,抓住了黄英这个菊花仙女的特点,以菊花点缀画面,人物突出勤劳善良,且抓住故事的主旨“贩花为业不为俗,自食其力不为贪”(《黄英》);在塑造婴宁上,则是“无处不花,无处不笑,笑处嫣然”,抓住主人公笑的特点(《婴宁》);而葛巾紫和玉版白这两株牡丹正好映示出牡丹仙子葛巾与妹妹玉版对猜疑的决然放弃(《葛巾》);画作《青蛙神——蛙十娘》以一袭绿衣来表现蛙女的特征,以祠堂做背景,正是故事中最有代表性的情节;《狐嫁女》创作出新婚的喜庆,以中国传统的红与众狐狸的前呼后拥,体现出狐家嫁女的热烈场面;《小翠》是我最喜欢的画作,安静画出了小翠的灵动,画出了她的嬉戏顽皮,最具聊斋味;《丑狐》的表现方式非常有创意,不以丑面目示人,让人展开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而《聊斋》中最具恐怖的《画皮》,作者以一袭红装妆映衬女子之美,以一身破皮为恶鬼所披,画眼描眉,让世人知道“明明妖也,而以为美。迷哉愚人!”这正是作者蒲松龄警醒世人之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安静的画作《蒲松龄》,画中的蒲翁慈祥和蔼,目光炯炯,洞悉着世间百态,于聊斋中写鬼写妖、刺贪刺虐,将假、恶、丑,尽匋于一编之中。

安静创作的聊斋众女性,大多是一些敢于驾御自身命运的女人,她们是自尊自爱、敢恨敢爱,有独立意识的女红妆。这些女子的思想和行为,在封建思想桎梏下显得弥足珍贵。她说:“我不认为这是蒲松龄先生对封建礼教的反抗精神的歌颂,我更愿意认同这是人们对一个完美女性的审美理想。”“女性的这种从形象到精神的完美,不只是某一时代的理想,而应是古代、现代以至将来女性们不间断的追求。”

她的画风写实、唯美,运用多重空间的写照技法,创作出曼妙神秘的聊斋世界。充分发挥油画的形体塑造、色彩表现的魅力。并借助体积、空间等美术语言,创造出呼之欲出的画面效果。从《小翠》《婴宁》等画作中,可以看到这种“巧笑倩兮,眉目盼兮”的艺术效果。而《画皮》、《丑狐》、《连琐》等鬼故事,创作中融入了超现实主义的矛盾空间和制造荒诞的表现方法,创造出兼具真实性和神秘感的画面,增加了视觉冲击力,避免恐怖效果。

安静创作的聊斋系列作品,尊重原作思想,借神鬼狐妖的故事,歌颂女性真、善、美!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她期望“聊斋中的女性生灵”系列油画,对处于复杂的情感纠葛中的当代人们有所启发,引起共鸣,这对于她的创作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聊斋有幸!三百年来,有多少喜爱《聊斋》的人们,执着于聊斋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安静女士创作的《聊斋中的女性生灵》,将在聊斋传播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者:《蒲松龄研究》副主编 王清平

青蛙神——蛙十娘180x110cm

小翠180x130cm

蒲松龄 200x150cm 2017年

黄英 180x100cm

婴宁 180x60cm

花姑子丨布面油畫丨100x80cm

俠女丨布面油畫丨70x50cm

聶小倩丨布面油畫丨180x110cm

顏如玉丨布面油畫丨180x120cm

辛十四娘丨布面油畫丨80x60cm

醜狐丨布面油畫丨180x120cm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中国画-王辰光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曼妙神秘的聊斋世界!借神狐妖,歌颂女性真、善、美!

赞 (0)
分享到:更多 ()
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