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昶砚专访:谈当下书画家病态的现象

如果你喜欢艺术,或者你就在艺术的路上,和我们交流吧,喜欢请加收藏。(来源:光明网)

  在满天飞的书画杂志的画家介绍中,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师”这顶帽子漫天飞,好像我们这个时代大师太多了,“大师”在书画圈子似乎成为一种“流行职称”。针对当下书画家及画作,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古文物协会执行会长,中国收藏家协会民间文物研究中心景德镇基地顾问,民间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鉴定专家,中国文化管理协会遗产保护委员会鉴定专家盛昶砚先生,一起来探讨下关于当下书画家病态的话题。

盛昶砚专访:谈当下书画家病态的现象

  主持人:盛老师,今天很高兴您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专访。目前文化市场上流行中各种所谓的书画家、书画大师人物,更有业内人士称之为“病态现象。盛老师认为是哪些因素导致了现在所谓的书画家“病态”现象?

  盛:书画家何以生成如此“病态”?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首先,目前我国书画市场的发展不够健全,例如,书法绘画拍卖行唯天价画作独尊,加上互联网及手机客户端等媒体渠道的推波助澜,对书画等艺术品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产生误导,以金钱论价值。

  其次,现代所谓的书画家其自身的自律性以及国民的审美水平还亟待提高。的确,目前要举办展览并非易事,从联系场馆到邀请嘉宾等各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对于展览的开幕式,当然需要,更有业内人士认为,开幕式是展览的一个重要程序,在这个充满仪式感的程序中,书画艺术家与作品得到认同,并且能够更大程度地对社会产生作用。但是,当下太多的展览开幕式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展览排场与书画质量的界限。

  归根结底,艺术真正需要的是艺术家内心思想的传递,精神观念的表达。而书画展览的成功与否并非取决于开幕式来了哪些官员及嘉宾,作品质量才是王道。

  主持人:有人说,现代的书画家都是“暴发户”,盛老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盛:总所周知,暴发户的形象,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通常情况下,被冠以“暴发户”称号的人,之前往往都处于一个较低的社会阶层,突然间取得了可观的物质财富,过上了以前不敢奢望的奢华生活,但是文化水平、道德素养等方面却没有跟上,又怕被人瞧不起,于是便开始寻求文化身份的认同。关注艺术品,购买艺术品,是他们较为常用的做法,以此向外界证明自己“不俗”的眼光和品位。

  毋庸置疑,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尤其是书画市场的繁荣和发展与近些年一些暴发户的不断购买不无关系。而众所周知,从前书画没什么市场,只在极小范围内流通,且价格不高,书画家们一年到头也卖不了几幅。如今市场突然好转,作品能卖大价钱了,于是穷怕了的书画家们,便赶紧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极力迎合、谄媚,甚至屈服于市场和资本,以致有些得意忘形,公然以作品价格的高低、收入的多少来标榜自己所谓的能力和成就。与暴发户们比墙(看谁家挂的画好)、比藏(看谁家藏的画多)相似的是,很多书画家,活动比排场,展览比阵势,如此等等,俨然暴发户获得财富时极力显摆的那副德行。

  诚然,当下的书画家作品更缺乏对艺术的执著守望与探索精神,倒多了份十足的铜臭味、市侩气。有太多的人已把个人物质财富的多寡当成了其人生成败的唯一衡量标准,一切向钱看,利用所谓艺术展览、跨界、交流等手段和方式来尽一切可能地攫取财富、沽名钓誉,全然没有了一个艺术家所本该具备的样子和状态,也彻底忘记了一个艺术家所固有的责任与担当。

  主持人:书画通常是指书法和绘画,盛老师认为两者有哪些区别和联系呢?

  盛:正所谓书画同源,书画活动往往密不可分。但我们应该看到书法与绘画,还是有区别的。有人说学书法比学绘画要艰难,书法与绘画要真正成功,要成为大家,都是十分艰难的,但是,学书法比学绘画更难以入门,却是客观现实。

  纵观现代市场发展趋势,在书画市场,卖画却比卖字容易得多,价格也要高得多。在一个区域,卖画致富者肯定多于卖字致富者。书法的确是寂寞之道,乃至贫穷之道。对于大部分书法家而言,如果他没有其他经济收入,单靠书法肯定是难以度日的。

  在现时代许多书家的主要收入,是靠办书法班,教小朋友学书法,这些书法班的小朋友中的佼佼者,靠书法上美院,毕业之后,可能仍然不得不走上他的老师办书法班教小朋友的老路。书法家这种物质上的贫乏,极有可能影响到心态,影响到操守,影响到对书法理想的追求。

  主持人:有人说,现在的书画存在着一种“轻文重墨”的形态,盛老师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盛:主持人说的很形象。诚然,当下太多的书画家,要么是知识面很窄,只知一,不知二,除了书画类的若干基本常识储备外,其他门类和领域的知识、思维等极为缺陷。要么就是胸无点墨,书写的内容永远是那么几首已经抄滥了的古诗,即使那样也会经常出现错字、别字和漏字现象。绘画的内容永远是所谓的行活,固定的题材和重复的样式,即使那样也总是要反复标榜自己如何如何得创新、如何如何得自成风格。

  论古博今,凡是古今中外的文艺名著,尤其是一些偏理论性的文字,如历代书论、画论等,几乎是不读不看,却还要装出满腹经纶、博学多识的样子,经常指点江山,好为人师。对当前理论家、批评家的观点和文章,更是不屑一顾,总认为别人说的、写的都不够水平,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却从不面对和承认自己身上的缺点与不足。

  主持人:盛老师总结的很透彻。的确,现代书画家更是以名人自居。那么,盛老师眼中真正的书画家应该具备哪些条件呢?

  首先,真正的书画家必然独具神韵的个性风格。艺术的生命在于创造,这创造除了从传统中来,还必须具有独具神韵的个性风格。具体地说,就是必须将你欲投资的书画家置于整个书画史上去定位,看其有哪些独特的成就与创造,其个性风格是否领先于其他艺术家。如果其个性风格前人已有,或略作变化,抑或是某种模式的翻版,那么其作品就不值得你去投资与收藏,如若投资,其收效必定甚微,甚至会陷入危险的漩涡而不能自拔。

  再则,真正的书画家具有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力?。中国画的笔墨是中国画的精髓,是传统中国画的主要组成部分,它不但是每位书画家的基本功,而且是中国画技法技巧中的主要表现手段,是每位画家人格修养的直接反映。画中三昧,舍笔墨无由参悟,笔墨精神千古不移。

  最重要的一点,真正的书画家必须具有较高的人品学养。?中国绘画是人之精神的外化物,是大文化的产物,是文化学的一个分支。为此,作为一名真正的中国画家,除了要掌握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力,具有独具神韵的个性风格以外,还必须强调文化修养、人格修炼,注意人品与画品的结合等。投资一位画家,不能仅看他的社会地位、头衔、职称,这些桂冠对投资者来说并不是主要的。而必须全面了解他的文化学养、人生经历。

  主持人:行业人士将“媚俗伤骨”比作中国画的流行病。盛老师如何看待?

  盛:当下中国画华丽的外表难以掩盖其精神的病态与空虚。中国画的病患不一而足,而媚俗则是中国画坛最大的流行病。媚俗的根性在媚骨。媚俗危害之大,却至今未能引起学界与画坛的反思。

  首先,从题材、内容到形式、情调,中国画的媚俗无处不在。

  人物、山水、花鸟一一妖冶的古今美人,风骚的文人墨客,虚假的民族风情,娇媚的青山绿水,矫饰的明清古居,甜腻的花鸟鱼虫。这些挥毫必揽式的俗套题材早已令识者乏味,却因其能娱俗人耳目而充斥画坛。更有甚者,裹小脚,套肚兜的病态裸女,贵妃出浴式丰肥性感的唐妆美人,搔首弄姿的时装女郎。再配上流行小调与打油诗一般的淫词秽语……这些愈加俗不可耐的内容亦屡见不鲜。

  工笔、写意、水墨、彩墨一一扭捏的造形、轻盈的用笔、讨巧的构图、可人的设色;或绣花般地精描细绘,或调情式地戏笔弄墨。媚俗的内容与形式沆瀣一气,勾画出风情万种、阴盛阳衰的中国画流俗面孔。即使是那些袭取古今中外生辣艺术风格的中国画,也难免落俗。比如徐渭的破芭蕉、八大的瞪眼鸟、毕加索的变形女,只要经过当下中国画家的“五味调和”,便可即刻变成性温味甘、老少咸宜的大杂烩。

  公开与地下绘画交易中俯拾即是的媚俗的小品、行画、应酬画、礼品画、公关画,以及迎合官场的官样画,已经使中国画损筋伤骨,堕落到奴颜卑膝的田地,而尝到了媚俗甜头的中国画家,则对此浑然不觉。从大腕级别到未名之辈,当中国画家关起门来沾沾自喜,酒后茶余津津乐道无非是获利厚薄,或者是浮名与虚衔的时候,中国画的现状与前程,就不得不令人担忧了。

  当艺术殉道者李伯安惊世骇俗的鸿篇巨制《走出巴颜喀拉》被发现的时候,美术学界不免为之震惊:当今中国画坛还有这么好的画家,还能产生这么伟大的作品。然而,李伯安为中国画燃起的一星希望之光,又随其孤魂悄然飘逝。关注一下李伯安的创作动机与画风转变是颇具启发性的。当日本商人愿以巨额画酬以及在两国办展为条件预约此画时,李伯安画得比较写实和拘谨。而当签约随日本商人去世失效后,李伯安失去了名利的诱惑。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后,他决定继续画下去。并且从此摆脱一切束缚,直抒胸臆。因此,这幅力作的后半部的艺术魁力超过了前半部。

  难道自古英雄多磨难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历史宿命?艰难的岁月曾经造就了潘天寿的体锌铁骨,林风眠的低扬激越,李可染的沉雄浑厚,石鲁的不屈不挠。其人格魅力与艺术个性统一而鲜明,阳刚之气则是他们的共性。而如今,面对金钱与浮名的诱惑,中国画家能否拒绝成为玩主雇佣的奴画制造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不要以为炮制奴画的只是些三流或不入流的画家。有眼力的读者,只要从题材、内容、形式、情调四个方面去衡量一番,就不难发现当今享誉画坛的名流,下笔即俗者比比皆是。

  其次,媚俗的病根是媚骨。今日有不少浮而不实的中国画家,一个比一个会摆派头、做味道。表面视之均非等闲之辈。然而,无论是做人还是作画,骨子里即一个比一个圆滑,靠耍小聪明沽名钓誉。一位以擅长官样画而成为官场画展大奖得主,又以行画出没绘画市场的画家有句口头禅:要懂得“游戏规则”。另一位以现代美人画而当红台湾、南洋画廊的青年画家,更加直言不讳:画如女人,需要涂脂抹粉,乔装打扮一番才有卖相。

  媚骨并非中国画家的天性。自古以来,不仅以画自娱的倪高土畅言‘观抒胸中逸气”,即使是着画为生的扬州八怪,也以“直摇血性”的“平生高岸之气”,公然抵制“徒以浓丽夸人笔墨”的“闺帏间稚物”。无论倪高士还是扬州八怪,不管处境如何艰难,始终没有失去他们的人格尊严和艺术理想。

  今日中国画家的媚骨,则滋生于理想的失落与利欲的膨胀。

  艺术是茶余酒后的消遣品,还是开启大智慧、陶铸真性灵的创造物?艺术家应当迎合大众未经训练的口味,还是超前引导大众的审美眼光?这些艺术的基本权重问题,在许多画家心目中是无足轻重的。而使他们动心的,则是在物欲横流中能满足其及时行乐的浮名和近利。在伪文化庇护伞下,他们靠题画或聊天时闲扯几句庄禅皮毛,以及故作玩世不恭的状态,掩饰其内心的空虚与无聊。一旦碰到将“玩字画”等同于炒房产、倒古董的玩主们,仗着财主的派头颐指气使的时候,以扭曲人格讨生活的画家,鲜有不惟命是从,投其所好的。然而画家们自有解嘲的行话:“画商愿意炒作,表明大众喜闻乐见,我的画具有人民性。”

  媚俗是近十年来中国画坛经久不愈的流行病。数年前有几位论者曾就脂粉气和阴盛阳衰的病态情调而对中国画流派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而如今,中国画的阴气反而日盛一日,直至弥漫南北,波及各地。甚至招引了一些有同样嗜好的理论权威身先士卒,摇旗助阵。应该承认,脂粉气的画家中不失极富才情者。但以一种病态画格和玩世不恭的情调,自觉或不自觉地迎合有钱到处找乐子的玩主们的不健康心态,既有损于画家的人格,也不利于新时代的精神文明建设和艺术自身的发展。

  第三,媚俗对于画家来说,等于精神吸毒。一旦上上瘾就会产生夜郎自大的心理错觉或者破罐子破摔的变态人格。一位以画小脚裸女著称的画家,竟以标榜脂粉气为荣。你若对这样的画家谈什么艺术与文化的抱负、画家的历史职责、人品与画品,就如同痴人说梦。

  在一部分人过于注重经济效益的今天,媚俗正是体现了这个时代症候的难以消解的艺术与文化现象。然而历史上真正的艺术家,却往往能够超越时代的局限性。他们宁肯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生活压力,去实现自己的人格理想与艺术信念。历史证明,只有经受住艺术史大浪淘沙的检验,才是真正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虽然靠媚俗也能获得一时浮名与眼前利益,但绝不可能产生划时代的大画家与永垂青史的杰作。

  主持人:现在流行丑书,针对当下的丑书和古代丑书,盛老师如何两者有何不同?哪个才是真正的丑书呢?

  盛:主持人提的这个问题很好。记得启功先生说过,不懂得人说好,懂的人也说好,才是好的书法。深以为然。

  其实所谓丑书,其实是指具有下点特点的书法画作,它们通常是有的是抛开汉字的结构胡编乱写;有的是根本没传统书法味道和书法法度的随意“创新”。

  针对新丑书,其实书法界近二十多年来争议不断,其中所谓丑书并没有什么准确的定义,一般争论双方往往是,一方坚持传统书法方向,鼓励学习传统,强调回归二王,一方主张魏碑艺术化运动。

  丑书作为当代书坛现象之一,肇端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经过近半个世纪酝酿发酵而蔚为风气,这几年终于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丑书之争。如何公允地评价丑书、进而如何公允地看待丑书现象是当代书法不能绕过的理论问题。从百度上检索丑书,可以见到两种针锋相对的倾向,丑书和丑书现象以反对者居于多数,其所持的理由是丑书背离文化传统,丑书虽以求新求变为宗旨而不免沦于尚奇追怪,且更有人进一步上升到书法腐败的高度,主张坚决予以取缔。支持者则以为丑书乃当下书法文化创新的结果。要而言之,见仁见智,难以一言而绝。不过,从两派的势力看来, “挺丑派”远远弱于“打丑派”,其原因可能在于“丑书”这一名字带有的负面而消极的内涵,从而也就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多数人的判断。“制名以指实”,名称有其指谓功能,仅仅着眼于丑书之名,而抛开其具体的指谓,分歧和争论在所难免。

  主持人:如何培养和提升青少年对书法绘画的兴趣爱好,盛老师能否分享几点建议或者意见?

  盛:书法和绘画作为传统文化的艺术门类,它以美好的希望和慰藉,丰富和充实着人们的生活,更能净化和提升人生的境界.如果能让小学生懂得书法艺术的美,从小培养爱书法,品书法,学书法的兴趣,这对于它们的学习来说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首先,要循循善诱,激发兴趣。小学生的摹仿性极强,老师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摹仿下来,所以注重言传身教,是激发学生学习书法绘画兴趣的首要条件。

  言传主要是在课堂上。课堂上教师单纯地讲用笔、运笔、笔画的写法、字形结构和章法等高深理论,对小学生来说既空洞又枯燥,不但不能激发兴趣,反而使他们对书法产生厌倦。常见方法由编顺口溜和讲故事。少年儿童爱听故事,爱讲故事,他们从故事中认识社会,了解社会;他们从故事中学到知识,受到启迪。

  其次,要勤学苦练,产生兴趣。俗话说:字无百日功,对学生讲,并不是练一百日的字就能成为书法家,而且要持之以恒通过勤学苦练。逐渐养成良好的书写习惯。学生的功夫日益加深,运笔日益娴熟,兴趣也就日渐提高。同时还要结合学校的假日活动、兴趣小组,选拔学生参加校、区级的书法绘画比赛等,调动学生练习书法和绘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在班级形成一种勤学苦练的好风气。

  再则,通过展览与活动,提高兴趣。有的学生的字写的漂亮,可是一直藏着,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这对学生的学书兴趣会大打折扣。学生也不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优点。所以,老师要在适当的机会为学生进行优秀作品的展览,并和其他老师同学之间进行交流,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其他的学生看到同学都办展览,心里羡慕,也有攀比竞争的心理。“我也想办展览”等等的想法,以此来激励孩子奋发向上的精神,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主持人:盛老师的分享很全面。再次感谢盛老师接受本次专访问题的回答,希望有机会能够再次拜访您。

  盛:非常感谢,随时欢迎,要讲一点我所讲的只是我个人观点,仅代表我个人的认知和见解。谢谢!盛昶砚专访:谈当下书画家病态的现象

[责任编辑:李超]

如果喜欢请加收藏,因为有你的关注,我们会做的更好!感谢关注,如果你喜欢我们,请把我们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腾讯微博、天涯、豆瓣、开心、人人等!
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点击下方分享按钮!!!!

最新艺术新闻资讯:国画家-国画-艺术中心-水墨画-山水画-工笔画-花鸟画-人物画-文人画 » 盛昶砚专访:谈当下书画家病态的现象

赞 (0)
分享到:更多 ()